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楚月和尚小说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2019-12-30 11:48:45   编辑:素流年
  •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那会儿还在上学,到结婚生子,追着作者巴西松子的脚步那么多年,谁说古代言情类的小说是小众读本,这里有热血,有激情,有励志。

    巴西松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小说介绍

主角是楚月和尚的小说叫做《贵妃有心疾,得宠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巴西松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王妃在山上养病期间不安分!——此传闻属实。秦王妃隔三差五就会去隔壁山头找一俊美男子!——此传闻也属实。皇上至纯至孝,甘愿出宫静修,为祈祷大凤王朝福泰安康吃素三年,即将功德圆满,却偏偏叫一寡妇坏了修行!——此传闻铁证如山。那寡妇后来成了贵妃。只是奈何贵妃娘娘有心疾,三不五时就要昏厥一下,据太医院掌院断定,贵妃娘娘活不过三十。所以一众宫妃盼啊盼啊,盼到头发都白了,还是没能盼到贵妃娘娘驾鹤西去的消息~~...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第14章 冲冠一怒 免费试读

这时间段的确是要开始做饭了的,和尚收了经书,打算过来厨房看看,寡妇说今天给他做一道有肉味的素菜,却没想到一过来厨房没看到人。

“没来?”和尚问道。

鹰大现身而出:“许是有什么耽搁了。”

和尚便等着,等了两盏茶时间了,还没来。

“你去看看。”和尚便觉得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寡妇她素来很准时,从未迟到过,担心打搅他修行,她都是掐准了时间过来,今天这样反常,必然是出了事。

果不其然,鹰大很快就回来禀告了,寡妇快要被隔壁上清观逼死了。

“怎么回事?”和尚直接从位上站了起来。

鹰大没想到他家主子爷反应这么大,吓了一跳,也不敢瞒着,忙道:“她过来给主子爷做饭一事,叫上清观知道了,上清观说她与……与……”

“与什么,说!”和尚皱眉。

“上清观说她与龙安寺和尚不清不楚,败坏了上清观清誉,要赶她走,她伤心过度就晕了过去。”鹰大说道。

虽然那面容凶悍的姑子说是装的,不过鹰大也没管,如实把打听到的说了。

和尚素来温和的脸色此时也是阴沉的:“拿朕的腰牌过去,让她们看看,她是在伺候谁!”

“主子爷,此事不宜声张,属下过去找上清观主?”鹰大单膝跪下去,忙道。

和尚刚刚也是怒了,寡妇她素来知晓规矩,虽然在这边给他做饭伺候她,但是其他过分的举动半分没有,可没想到却被冤枉成这样。

她本就是寡妇之身,被世人所不容,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栖身之所,可这些姑子竟然也能往她身上泼脏水,这真是要逼死她才甘心吗!

但是被鹰大这么一劝,和尚也是稍稍冷静下来了,深吸了口气,道:“过去提点一下上清观主。”

“是。”鹰大连忙应道。

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他真是没想到,主子爷会为寡妇冲冠一怒啊,这么多年都没有过的事!

饶是鹰大有些反应迟钝,也觉得这寡妇是真厉害!

楚月醒过来的时候,人还在屋里头,松了口气,她还担心琥珀拦不住被那些姑子赶出来呢。

刚她可是真给自己点了晕穴晕过去的。

“琥珀。”楚月做起来,喊了声。

睡了一觉,精神头好得不行。

琥珀正在外边熬药,听到声音连忙就进来了,楚月看到这小丫鬟双眼都哭肿了,心里有愧,没跟这小丫鬟事先打个招呼,可是吓坏这小丫鬟了。

小丫鬟一看到她家小姐,就又想哭了,楚月连忙道:“别哭,你家小姐我没事。”

“怎会没事,小姐你都郁结于心晕过去了,大夫才刚走。”琥珀说道。

“大夫来了?”楚月诧异。

“嗯,隔壁龙安寺帮忙请来的。”琥珀点头道。

“上清观能答应?”楚月估摸着应该是上次鹰大请回来那大夫才对,不由道。

“龙安寺乃是皇家所属,上清观算什么,不过是年头旧了点,其他可一点不沾,那边给请大夫上来,她们岂敢有意见?而且小姐你醒来地正好,龙安寺那边已经派人过来解释过了,上清观主说等小姐你醒了,她们会亲自过来道歉!”琥珀说到这里,便是一脸解气了。

“那就去告诉她们,我醒了。”楚月看她一脸同仇敌忾,也就说道。

琥珀就去说了,上清观主带着静勉师太,玉梅小师太,以及其他说了她坏话的小姑子都过来了。

哪怕是静勉师太,那也是忍着给楚月道了歉。

“也不是什么事,只是希望静勉师太以后能够别再这样含血喷人了,我这身子骨,真是经不住师太这样指责。”楚月其他人没找,就盯准了静勉师太了。

静勉师太气得半死,虽然龙安寺那边过来说明了,但是她还是觉得这寡妇跟那边不清不楚,不要问什么,这就是她直觉!

但是那边为了此事派人过来,她还真不敢对着干,只得道:“还望女施主大人有大量,莫要跟贫尼计较,贫尼也不是针对女施主,贫尼全是为了上清观名誉着想。”

“我自是知道师太对上清观一片赤诚之心的,不过师太也不要那般咄咄逼人,好在是琥珀拉了我,不然我撞了柱子,这条命就算是栽倒你手上了。”楚月淡言道。

静勉师太心说你要是真想死,谁能拦得住,你那就是在做给我们看的!

面上只得道错,并且道:“女施主也是有过的,我们一个屋里有事说事,可是女施主却寻死觅活,半响也不说出所以然来,所以我们才误会了。”

“我这等身份,你们不信我,我便是说了我是在那边做饭,你们也只会当我是在狡辩,不如一死自证清白。”楚月拿帕子摁了摁眼角,道。

上清观主道:“此事是上清观的不是,也是我身为观主偏听偏信。”说着,给楚月行了个礼。

楚月起身扶起她,对于上清观主她还是敬重的:“观主客气,误会解开了就好了,自从我来此地之后没少得上清观照顾,我也喜欢上清观与世无争的氛围,我以后还想继续住着,不知观主可否答应?”

“女施主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上清观主温和道。

于是这事就算这么结了。

上清观主就带着满腹不甘的静勉师太等人走了。

楚月心情不错地给自己倒了杯姜枣汤。

哪怕没问她又岂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果然一寺主持还是很有权威的,直接给上清观施压了。

不然上清观态度怎会如此好?

解决完了这边的事,她可要过去跟和尚道谢呢。

“小姐,你可不能外出,你的身子骨还没好呢。”琥珀连忙道。

“小琥珀,我悄悄告诉你,你家小姐我那都是装的。”楚月压低了声音,挑眉说道。

琥珀楞了一下,看着她家小姐:“装的?”

“你家小姐我命珍贵着呢,多少福气都还没享,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屁事寻死觅活。”楚月道。

“小姐,你可真是吓死奴婢了!”琥珀看她这样,也算明白了,嗔怪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