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周琼海许砚_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章节

2019-09-11 18:38:59   编辑:庄子墨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小说介绍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讲述了周琼海许砚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甜宠人前风光人后宠妻狂魔×看似小白兔实则腹黑起来很强大周琼海,性别男,年龄31,某top级公司总经理除了脸略瘦、颧骨略高,无缺点毒舌傲娇人精路线称呼:周总、琼爷、周灰狼、周艰难、周贫嘴(各种威武的称呼都是遇见许砚前,各种怂的称呼都是因为许砚)许砚,性别男,年龄28,某设计院王牌级设计师清秀挂,万年刘海,脸上肉嘟嘟其实瘦成闪电性格好有才华会画画能下厨,还能蹦极三连跳称呼:小白兔、小砚、砚砚、砚宝贝(没错都是周琼海取的)...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出门时周琼海接了个电话,许砚先一步出来,看见员工在窗上贴告示:老板带员工外出放风,本餐厅明天起连休三天。够任性的啊。可惜是别人家的老板,羡慕不来的。

周琼海追了上来,一脸歉意:“本来应该送你回去的,但是我明天临时有趟出差,一早的飞机,得连夜回公司整理资料。”

许砚赶紧说:“没事没事前面就有地铁,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呢。

“那我送你到地铁口吧。”

许砚正想说不用了,然而周琼海已经把副驾驶的门开了。

许砚从他车里走下时忽然行动僵硬了两秒:“我电脑忘在餐厅了!糟了餐厅打烊了,而且后面几天又是关门。”

“我车后备箱有台笔记本,先用我的吧,餐厅那边我帮你联系,丢不了。”周琼海确实赶时间,连语速都快了好几个频率。

许砚从后备箱里翻出一个笔记本,混在一堆空快递盒中。快递盒后面,一箱矿泉水稳稳当当的杵着,半箱已空了,剩下的那一半一看就放了好些时候。

许砚想起周琼海以喝水为名去他家的那次,果然套路还是周总深……

刚放下后备箱,车子发动机就轰的一声启动了,许砚抱着笔记本站在路边,冷不丁对着反光镜叮嘱一句:“路上小心啊。”

周琼海给他的笔记本是新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幸亏许砚有个好习惯,定期把资料存在云盘,直接下载可用,但还是有一些,只能通过他自己的电脑找。他看看时间,也不知周琼海出差要用的东西整好了没有,想了想许砚还是给他发了短信息:“周总,餐厅那边有看到我电脑吗?”

许砚很快收到了微信好友申请,是周琼海。微信名就是他真名,朋友圈空旷的一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概还在整东西吧。许砚无聊的洗洗睡了,可是心里装着事,怎么都睡不着。

他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了,结果又被微信的提示音惊醒了。是周琼海的语音:“电脑已帮你拿了,大后天回来时再还你电脑。”

声音有点哑,背景有点嘈杂,好像有机场广播的声音。许砚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多,确实是……好早的飞机。

他把语音又听了一遍,心说还真是讲究效率的人,言简意赅,一句废话都没有,该有的信息都在了。但他显然好奇更多。

他打字给周琼海:“不会是强行让餐厅老板半夜开门吧?要飞去什么地方啊?”

周琼海的回复很快,这次是打字:“日本。”直接忽视前一个问题。

又过了两秒,周琼海又是一条微信:“没睡还是醒了?赶紧的。”

管的真宽啊……许砚不敢再发微信了。他欣慰地觉察出自己有了倦意,好像心里面有个石头落地了,他终于沉沉睡去。

次日上班时,许砚想到一事,昨晚上忘了跟周琼海说了。

他给周琼海发了微信:“周总,我电脑里有些文件这两天可能需要用,能不能发我邮箱一份?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发完以后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要求人家不太妥,毕竟人家飞到外国出差,已经够忙的了。信息已经发出去了,他想赶紧撤回,结果周琼海秒回:“哪些文件?我让助理发你。”

好吧。许砚理了理,把文件名和所在的文件夹位置都列在了一张表里,这些全凭他的记忆,有些存放位置是他不确定的,他也括号标注了。来回对了一遍之后,他在末尾写了自己邮箱。

大后天,许砚起床刷牙的时候,听见一阵暴力敲门声。他赶紧奔过去,嘴里嚷嚷:“别敲了别敲了。”

一开门竟然看见周琼海。

周琼海外套敞开着,站没站相地倚在门边,胸以下全是腿,俨然是标准的人体模特,除了气色有点不佳。“怕你没起呢。给你送电脑来了啊。”

“我习惯早起,都已经刷牙洗脸了。”

许砚在看周琼海的时候,周琼海也在看他。许砚刚洗漱完毕,刘海还有点湿漉漉的,有几根粘在一起,他穿着件松松垮垮的条纹衫,半边锁骨暴露在周琼海视线下,莹白色的,下面隐约几条青筋。周琼海有意无意地扫了眼领口,早起美少年啊。

许砚本以为周琼海送完电脑就走,没有打算让他进屋,毕竟这大清早的……许砚相信忙碌的周总应该没有大早唠嗑的习惯。哪知周琼海就扬着嘴角看他,许砚只能侧身让周琼海先进屋,看见了他身后的行李箱,有点诧异:“刚下飞机?”

“对啊感不感动。有没有吃的,饿死了。”

周琼海边说话边打哈欠,泪眼婆娑间没忘找门口的拖鞋。大码拖鞋不见了。走廊上多了一个半人大的纸箱子。周琼海又是一个哈欠,准确无误地直奔客厅沙发。

“我正要煮饺子,不如……”

“多煮点。”

许砚闭上了嘴,进厨房的时候回头看见周琼海一**坐在沙发上,大长腿很随意地舒展开来。

周琼海刚在沙发上躺尸的时候,并没有睡着,他斜眼瞥着许砚在厨房里捣鼓,一会儿在冰箱旁边开门拿东西,一会儿拿着锅在水槽边接水,井井有条的样子让周琼海想到两个字,贤惠。

他看着许砚的小细腰被围裙勾出弧度,清晰地听见自己身体里发出一个“咕噜”声。

不知道这声音来自肚子,还是喉咙。

煮个饺子而已,用什么围裙啊这么讲究。周琼海翻了个身,终于恋恋不舍地垂下目光打算会一会周公,谁料**底下的手机突然爆发出一阵震动,让他心底一股无名火倏地窜起来。

“说。”周琼海声音有点哑,但气势汹汹,俨然是拿着家伙讨债上门的大哥。

电话是小K打来的,一听这架势就觉得有点慌。她刚才跟周琼海一起从日本飞机回来,路上她睡得像死猪一样,然而周总好像都没怎么休息,这会儿肯定在家补觉。糟了她触发了周总的起床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