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诡门棺陈凡 精品《诡门棺》小说在线阅读

2019-09-14 13:33:38   编辑:布丁
  • 诡门棺

    诡门棺这本小说文笔生动,文风幽默,情节不拘泥于固定套路。人物鲜活有个性。

    大虫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诡门棺》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凡老邢的书名叫《诡门棺》,本小说的作者是大虫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竟会因为一具棺材而转折,自从挖到那具诡异的棺材,整个工地都笼罩上了死亡的阴云……...

《诡门棺》 第19章:夜路 免费试读

小六走进厕所后不久,听见有脚步声响起来,有个人走进了他旁边的隔间。

小六以为那人是我,还笑着问我是不是也闹肚子了,那人没吭声,好像生孩子一样使劲喘气,声音比拉风箱都急促。

小六越听越觉得不对,他马上扣好皮带,走到旁边的隔间检查。

然而隔壁蹲坑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随后小六又听到喘息声,这次的喘息声居然是从自己那个蹲位传出来的!

小六当场就吓尿了,什么都顾不上,撒腿就跑。

我打断小六的话,“你的意思是,你遇上了一个隐形的人?”

小六的胸口起伏不定,“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个人是透明的,而且它能穿墙,不然怎么一下就从隔壁蹲坑走到我那个蹲坑去了,这不是鬼是什么?”

我张大嘴,傻傻地愣在那里,无形的恐惧好像潮水一样将我淹没。

我脸色一变道,“那你跑的时候为什么不叫上我,我一直守在外面,没发现你跑出来。”

小六似乎陷入了更大的惊恐,从我这个角度看,他的嘴角在不停抽搐,“我叫你了,可是你没反应啊!不管我怎么叫你,你就是不搭理我,而且我还看见你……”

说到这儿,小六沉默了,我感觉他有话没说完,赶紧追问道,“我怎么了?”

他艰难的道,“我看见你正在跟空气说话,还有说有笑的……”

什么?

我身体一歪,把手撑在门框上才没有倒下去,“我真的一直在跟空气说话?”

“是啊,我真的没骗你,你不知道当时的你有多诡异,我……吓傻了,然后我就跑,发疯一样地跑出去,可我没别的地方可去,只好又跑回工地,刚才我看见你拎了个狗笼子回来,就一直跟着你,犹豫半天才敢过来敲门。”

小六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皮一直在抽动,他哭丧着脸,“陈凡,你当时究竟在跟谁讲话?”

我比小六还要震惊,喃喃失神道,“没……可能是我最近精神压力太大了,没事就会自言自语。”

小六惊魂未定地“哦”了一声,又抓着我说,“你不是说有办法救我吗,天就快黑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我没有回答,仍旧沉浸在小六描述的场景中。

我只记得小六走进厕所之后,蒋警官曾经来过一趟,难道蒋警官……

我不敢再想下去,冷汗浸湿了一整个后背。

见我没有回应,小六紧张地推了我一把,“陈凡,你在想什么,你还没告诉我要怎么躲过今晚。”

我咬牙把心一横,“走,我带你去挖赵大虎的坟!”

“啊?”小六更惊恐了,他愣神看我,嘴里哆嗦了半天,问我是不是疯了,这种时候遇上赵大虎躲都来不及,为什么反倒主动去招惹这个凶魂?

我惨笑道,“躲得了吗?与其等他找我们,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小六你振作点,我们现在必须依靠自己。”

小六惊魂未定地点头,语气干涩道,“嗯,我听你的,幸好还有你陪我,不然……不然我可能早就吓死了。”

两个存在共同经历的人更容易产生共鸣,对现在的小六而言,我就是他的依靠,同样,他也是我最大的心理安慰。

我回屋拎出了狗笼子,可打开后我却愣住了,笼子里除了一圈墨斗线,已经别无他物。

小黑狗跑哪去了?

我到处寻找小黑狗的去向,好久都找不到,心中焦急万分,小六凑过来说,“陈凡,你到底在找什么?”

我问道,“你看见我拎回来的那只狗了吗?”

小六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找那条狗干什么?”

“大师说过,黑狗血能辟邪,我买那条狗是为了放血用的!”

“就那么一丁点的狗能有多少血?快走吧,黑狗血不够可以用鸡血代替,我在电视上看过,狗血和鸡血效果都差不多。”

我不禁想笑,两个成年人搬出电影里那套对比现实,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了吧?

走出工棚,我问道,“小六,你知不知道赵大虎埋在哪里?”

小六点头道,“知道,赵大虎的尸体第二天下午就被下葬了,我还去他坟头祭拜过,就埋在黄花村后山的荒地,我认识路。”

我心中稍安,“行,你赶紧带路,我们必须在凌晨之前把他挖出来。”

小六先带我回到了自己的工棚,推出一辆自行车,拍着后座上的破皮椅凳子说,“坐上来吧,这里到黄花村还有好几里路,骑着自行车能快一点。”

破“二八”的车链子被小六蹬得哗啦啦响,他很吃力地载着我前行,我说,“要不换换位置吧,我来蹬,你坐后面。”

小六说,“没事,前面我先蹬,进山了你再换,节省点体力,一会儿还要挖坟呢!”

听到“挖坟”二字,我心里不自觉抖了一下。

老家人常说,全天下的坏事,没有比挖坟更缺德的,掘人坟墓是要断子绝孙的,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挖坟,挖的还是工友的坟。

这都是为了活命,没有办法。

离开主干道,崎岖的山路让自行车更颠簸了,坐垫下的弹簧片硌着我的**,生疼!

山风好像老天爷的怒吼,猛烈地吹打在人脸上,比刀子还要森冷,深山老林的破马路上漆黑一片,两旁的树影好像幕布般往后倒退,头顶盘旋着几只老乌鸦,在夜幕下乱飞,不时发出“嘎嘎”的怪叫声,好像催命的音符在耳边跳动。

我感到有点冷,死死裹紧了上衣,“小六你再蹬快点,天已经黑了。”

小六背心染出一大片汗渍,吃力地说,“这已经是最快了。”

我指了指前面,“在那个地方停下,我们换位置吧。”

小六说好,加快脚步蹬了几下,到地方后迫不及待地跳下车说,“到你了,我怕时间来不及。”

我坐上前排,使劲去踩脚蹬,自行车在荒山马路丫子上恣意颠簸,小六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腰,“陈凡,好冷啊,山里为什么这么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