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最新章节列表

2019-10-08 12:04:41   编辑:枯叶蝶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由公子离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祝繁祝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让我做祭品?找死!”祝繁擦干手上血迹,冷笑;一抔黄土一个深坑,前世的她便这样被那些人给活埋了!重活一世,祝繁发誓:她要让所有人偿命!继妹伪善?死!后娘算计?死!三八羞辱?还是死!村民:“你还是人吗!”祝繁轻笑:“谁说我是人了?”她是鬼,只会要人命!...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第十八章 假哭,祝华与祝韶风 免费试读

祝繁抿了抿嘴,早就想好的说辞在心里依次排了序。

而后,她抬头看着祝韶风,道:“对不住韶师兄,这门亲事我实在不能答应。”

“轰隆”一声,祝韶风只觉晴天霹雳,方才见到她的好心情被这一句话全数浇灭了,使得他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祝繁垂眸,没去理会他的神情,继续说:“你也别问我什么原因,前日里我便同你说了,华儿喜欢你,华儿是我妹妹,我不能......”

“不能如何?!”话没说完,祝韶风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气道:“便是因为她喜欢我,你就得将我让于她吗?!繁繁你说,是不是想将我让于她?!”

祝韶风很是激动,愣是将祝繁的手腕捏出了红印。

祝繁蹙眉,红眼看着他,“你冷静些行不行?你以为我愿意?华儿是我妹妹,我不能落得个连亲姊妹都不顾的话头,你难道想让我落人口实吗?!”

猛地一使劲,祝繁挣脱了男人的手,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

她一哭,祝韶风就手足无措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看着她,伸手过去抱她,“繁繁......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哭,我......我......”

“你别过来!”祝繁抹了一把眼泪后退。

祝韶风当即停下往前的步子,“好......好,我不过来......不过来,你也别哭了,好不好?有事咱们一块解决,好不好?”

他将语气放得温柔,生怕自己再上前一步就会把小丫头给逼走,但奈何心里又急。

祝繁吸了吸鼻子,趁着抹眼泪的档儿抬眸偷偷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韶师兄无需多言,我深知你对我是真心,但奈何华儿对你情根深种,我是个当姐姐的,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就伤了她的心。”

祝韶风心里那叫一个火啊,却又不能对祝繁发作,只好压着怒意说道:“繁繁,你不要只想着祝华可好?感情这种事岂有让来让去的道理,何况我并不觉得这便是一己之私,我喜欢你,这是你该的啊,再说了,你不忍心伤害祝华,难道就忍心伤我的心吗?”

这话他在先前时分就已经说过了,可为何这小丫头就是转不过弯来呢?

祝繁早就将说辞在心里演练好几遍了,如今这会儿不管祝韶风说什么她都能将接下来。

所以她在听了祝韶风的话后当即摇了摇头,眼泪随着她的动作掉落在地上,看得祝韶风心里别提有多怜惜心疼了。

“这不一样的,”她道,“即便我再喜欢韶师兄,韶师兄现今左不过外人一个,哪里能同华儿相较,若此事传到人们耳中,定然要说我这个姐姐不懂事,跟妹妹抢相公,韶师兄,我怕......我不想以后都活在别人的风言风语之中,我真的怕......”

说到最后,祝繁近乎哽咽地擦着眼泪。

祝韶风再也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把将小丫头的身子揽进怀中,摸着她的头说道:“繁繁不怕......不怕的,有我在,谁敢说你半分不是?不哭了,啊?”

自知事以来,他便想这样做很久了,他便是想将这小丫头娶进门来纳入他的怀中。

如今,好不容易等她长大谈婚论嫁,如何一定要面对这样的抉择呢?

一时间,祝韶风在心里不由得对祝华升起怨言,甚至可以说是恨意来。

他想:如果不是祝华,他的繁繁也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而祝繁,要的便是这种效果,她听力敏锐,知道这会儿附近没人过来,所以也就勉强由祝韶风抱着。

“不......”她在祝韶风怀里摇了摇头说,“你终究是不明白我的。”

说罢,她抬头瞧着他,眼泪汪汪地说:“平日我虽大意,却知人言可畏的道理,我爹说了,我便是给他丢脸的,若非是跟韶师兄,他怕是早就将我逐出家门了。”

说话间,她那眼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看得祝韶风心疼极了,抬手想为她擦去眼泪,却被她垂眸给躲开了。

祝繁从他怀中退开,擦干脸上的泪痕,与其对视,边道:“话已至此,韶师兄不必多说了,我心中已然有了决定,华儿同我说了,她想与你表明心迹,稍后申时会在歪脖子树下等你,韶师兄若真想与我好,便先打消了华儿的念头再说,且今日之事,若你在华儿面前提上半句,我......我这一生都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祝繁没有给祝韶风说话的机会,当着他的面掉下一滴泪后转身就跑了。

“繁繁!”

祝韶风伸手,却只碰到了她的衣角便眼睁睁看着人从他面前就这样走了,他追了一段距离没追上,当下一阵恼怒,站在原地狠狠跺脚。

“该死的!”读书人的头一回粗话来自他心里纯粹的怒意,看得躲在一边瞧着他的祝繁忍不住捂嘴偷笑。

祝韶风啊祝韶风,你总以为自己有多痴情,却不知你的痴情在你那所谓的迂腐思想里连过眼云烟都算不上,若你的感情是真,又如何会在最关键的时刻不救人,反而把人往刀口上送呢。

无语地耸了耸肩,祝繁擦干眼泪往家的方向跑去。

她脚程快,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自家院子门口,荷香在院子里洗衣裳,瞧见是她便起身走了过来,“二姑娘回来了。”

祝繁扶额,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荷香姐啊,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二姑娘’,叫我名字就好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她实在不喜这样的称呼,总给人一种荷香是他们家丫鬟似的,她拿荷香当姐妹,不是丫鬟。

荷香笑着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裳,说:“这可不成,要是被夫人知道了,又是一顿说,二姑娘怎的这会子回来了?吃过晌午饭了没?”

“说就说,谁还怕她不成,”祝繁不屑提及曹春花,将受伤的手背到了身后没让荷香看出来,“吃过了,你忙你的就成,我就回来拿个东西,不用管我。”

说着,拍了拍荷香的肩往自己屋子方向去。

她要做什么,荷香自然是不会管的,只目送她进了自己屋子后便继续洗她的衣裳去了。

祝华正好在家,院子里说话的声音自然听到了,祝繁算好了这个时辰她在家,就算荷香没在院子了同她说话,她也会制造动静让祝华晓得她回来了。

果然的,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屋子的门就被人给敲响了。

“进来,”祝繁没问是谁便应了一声,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正是祝华。

“二姐,”祝华进来,小心地将门给关上,转身后看着祝繁,欲言又止。

想自昨儿个晚上开始便一直安不了心,想的就是今日之事,昨夜甚至几乎整夜都未曾入睡,早上更是早早儿地就回来了,为的不就是等祝繁的消息么。

到底是年纪小,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祝繁只一眼就将其心思看得分明,心下嗤笑:真是不得了,小小年纪便已经知道男女之事了,她十二岁时在做什么?爬树抓鱼?

“过来吧,”收起心思,祝繁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的凳子,示意祝华坐过去。

祝华应了一声,踩着小碎步走到祝繁对面坐下。

祝繁忍不住在心里啧啧两声,心想,也难怪她爹那老头子喜欢祝华了,瞧瞧这丫头的身段和言行举止,妥妥地为他长脸。

哪里像她,走路带风的,没点女孩子家样儿。

“二姐,那......你说的那件事,怎么样了?”见祝繁只让她坐了却没有说事,心急的祝华可算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祝繁闻言在心底瘪了瘪嘴,而后笑了笑,说:“搞定了,申时他会去歪脖子树下,你届时在那候着,把话讲明,相信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才怪呢!

没意外她不会制造意外啊?

“真的吗?!”祝华身子坐得更直了,听了祝繁的话更是眼前一亮,脸上兴奋不已。

祝繁挑眉,“自然是真的,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只是到了他面前,你可千万不能提起我来,省得他多想什么,记住了?”

闻言,祝华连连点头,“嗯!记住了!谢谢二姐!谢谢你!”

总算,她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到韶哥哥面前说出对他的心意了!

“傻子,”祝繁笑骂,摆了摆手道:“行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快去打扮打扮,给人留个好印象。”

这话就是她不说,祝华也已经站起来准备回屋子里去把自己舍不得穿的新衣裳拿出来了。

所以祝繁的话一说完她便兴冲冲地跑回自己屋子。

祝繁看着她雀跃的背影忍不住冷笑,随后她也没在自己屋子多待,随便拿了一样东西就出门去了。

离申时差不多还有一刻钟时祝华便如祝繁所说等在了歪脖子树下,眼巴巴地候着心上人的到来,好不容易到了申时,眼瞧着那道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祝华的心也差不多跳到了嗓子眼儿上来了。

歪脖子树位于野槐树田的下角,是通往大路的一条偏僻的小径,平日里很少有人会专门走这条路。

“韶哥哥!”

瞧着来人,祝华掩不住脸上的激动,也不管两人是在私下见面便直接朝那人挥手喊了一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