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未知世界的少女
凛杰拉斯蜜菲儿by书命 未知世界的少女阅读全文

未知世界的少女书命

主角:凛杰拉斯蜜菲儿
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园传说中的异世界,凛在遇到不知名的少女后,也在非常奇妙的情况下降临在这块异世界的大地。随即遇到魔物袭击的她,在少年“杰拉斯”以及少女“蜜菲儿”的救援下解除了生命的危机,但接下来将面临的却是她从未接触过……那名为“奥帝斯”的大陆世界。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2-01 11:32: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拉着澄零不断向大洞深处跑去的凛,额上直冒着冷汗也似乎感觉得到晓正陷入苦战。

“凛小姐,还是让我……”

“澄零小姐,晓正在努力的战斗,我们回去又能帮得了晓吗?封印后真又能保证炼魔兽的行动会停止吗?现在就算你牺牲了,又救得了谁呢?”

凛不想白费晓的掩护,因此也毫不客气地反驳澄零想牺牲的提议。

“……晓,快跟上来吧,那样的敌人根本就……”

不断奔跑的凛,内心仍旧担心晓的情况,只不过她却发觉现在的奔跑似乎比平常还要累,也因为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休息,因此也没有去在意体力急速消耗的异状……

就在两人跑远后,阴暗的岩壁处却有个人影躲藏在这里,不过凛跟澄零却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哼,真是个没用的家伙,这样就累了,跟到这种主人,奥菈还真是辛苦啊。”

说完这些话,这人影便往着炼魔兽与晓战斗的洞口跑去……

巨大的炼魔兽挥舞着大爪攻击不停闪避的晓。

晓的双手紧握着藉风凝聚的长剑,也不断寻找攻击的机会。

虽然数度藉速度找到可攻击的缝隙,却因为炼魔兽的装甲过于坚硬,无法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观原本已受创的伤势还会迅速地恢复。

随着战斗时间的长久,纵使身为人偶没有体能上的限制,但身上受到的伤也越来越严重。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力量的提升到这程度已经是极限了,再下去的话……”

看着方才尽全力对炼魔兽一斩的伤痕,竟然已经完全恢复,晓对力量的使用似乎也有所节制,因此在战斗上也显得非常吃力。

这时炼魔兽的双眼射出火色的光束,晓一见便立即避了开来,但同一时间它的肩上竟飞射出许多的焰箭,晓见状也只能迅速挥起风剑扫开箭击。

此时一声怒吼,炼魔兽张开两只巨爪和大嘴,瞬间这三个处竟都凝造出焰色的魔法阵,晓扫开箭击后正好在这三角地带的前方,而一脸错愕也发觉到情况的不妙。

“遭──”

炼魔兽不给晓有任何反应的机会,连结的三角地带随即发射出三角型的烈焰冲击波。

只见这道冲击波毫不偏移地直接命中眼前的目标,而被撞击到岩壁上的晓,也无力地松开握剑的手并倒了下来。

“唔……凛……”

纵使全身已伤到无法动弹,对晓而言……脑中想的却仍旧是保护凛的使命。

见到人偶已无法行动,炼魔兽也缓慢地走向她,高傲的姿态也像是在为自己的强大感到自满,此时正是要给晓最后的一击……

“奥菈,有那样的主人真的是太悲哀了,连这种货色都处理的这么辛苦。”

“──嗯?这声音难道是……”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晓用尽全力抬头看向炼魔兽身后的巨洞暗处,随即那从暗处燃出的火焰也在瞬间围住炼魔兽。

炼魔兽一见到阻碍行动的火焰,当然没有半刻迟缓,转身便是大嘴一张,嘴上凝造的魔法阵即刻射出冲击波。

“哼,只不过是初级的焰系禁术,乖乖当个地灵就行了,竟然敢对我动手。”

只见从暗处扫出的烈焰与冲击波相互冲突,产生的爆炸余波也迫使倒在地上的晓必须抓紧地面的岩石才能防止被吹飞。

“……莲吗?”

见到从烟雾中慢慢从巨洞步出的矮小人影,穿着鲜红华丽的洋装与手里拿的火焰异剑,晓当然认得这曾一度将她重伤的焰发人偶。

只不过比起晓的狼狈,莲的笑容彷彿将眼前的炼魔兽当成玩具般的看待。

“奥菈,害怕使用力量吗?那女孩的确看起来很累唷,跟到那样的主人很辛苦吧?”

听到莲提起凛的事,晓也非常的紧张。

“你──你对凛怎么了?”

“安心吧,比起她……我可是比较担心你的情况,所以就先过来啰。”

虽然得知莲并没有伤害凛,但对于她的行动也让晓无法理解。

这时炼魔兽并没有让两人有太多谈话的时间,在周围的可见度恢复后,它便再度对莲展开攻击。

在喊出愤怒的吼声后,炼魔兽摆动巨大的尾巴,随即扫往莲所站的位置。

只见莲毫无闪避的想法,正是发现炼魔兽早已准备好在她跳跃闪避时进行追击,而手中的焰之长剑也瞬间爆发出可与眼前巨兽比拟的烈火。

“哼,要不是魔剑已经在手里,应付你还真有点麻烦,现在只能算你运气不好了。”

莲一说完,从手中喷射出的烈焰竟一瞬间消逝了。

在火焰消逝的同时,手上就握着一把焰色的异形长剑,只见尾巴的冲击已逼近眼前,但莲的眼神却似乎在剑一现形就产生了异变并发出狂妄的笑声。

“哼哼……哈哈哈!看来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残孽余灵!”

莲的双手握上了剑柄,再次燃烧剑身的火焰竟是深红如血般的颜色。

“这一击就让你后悔跟赤焰修罗为敌──炼狱魔焰剑!”

剑身上的烈焰散出极光,莲也举剑全力往炼魔兽斩下一击。

此时不光是挥砍的方向,就连被烈火带动的四周都燃起灼焰,而这一剑立即冲击到炼魔兽的身体,整个如血色般的魔焰瞬间也在目标的身上爆散开来。

受到斩击的炼魔兽即刻发出震耳的哀鸣,巨大的身形也在冲击下后退数尺。

没想到那令晓无法给予重创的装甲,竟在这样的一击爆裂开来,也看得出本来对伤害毫不在意的炼魔兽脸上充满着痛苦的表情。

当攻击一结束,莲手上的剑又化于无形,只是从她额上沁出了冷汗,也能明白这一击花费她相当大的魔力,不过一见到炼魔兽身上的伤又开始恢复,也引起了她的不悦。

“啧……这家伙竟然在吸大地之气复原自己的伤势。”

对强力一击后得到的结果感到不满的莲,这时也走向晓的位置并背起了她。

“莲……?”

“这家伙会吸取土地的灵气,除非这块大地已经成了一片荒地,不然根本没办法杀死它,再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为什么……要救我?”

“嘻嘻,因为你的命是我的。”

趁炼魔兽为了恢复身上的严重伤势而无法行动,莲在背起晓之后,便往着巨洞跑去,一段时间后,炼魔兽身上的伤一复原,随即也化成火焰地消失了……

在天草神主跳入深渊洞后,真矢与艾莉希雅也跟着跳了下去,在来到巨洞前的空地时,见到眼前的景象也看得出这地方发生过战斗。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未曾到过深渊洞内部,但真矢也看得出周围打斗的痕迹并非是古时战争所留下的,对于这样的破坏力,他也不禁对炼魔兽的存在感到忧。

“炼魔兽真的强大到这种地步吗?澄零难道已经──”

“不,这地方还在燃烧的火焰似乎并非是“地灵之气”所造成的,可能是哪个人使用了什么力量……凛跟晓大概也已经离开这里了。”

艾莉希雅走过空地的余焰,猜测着战斗的结果,而一抬头便是看向巨大的洞窟。

“进去吧。”

虽然没有轩恋与轩刃的协助,但艾莉希雅跟真矢为了赶紧找到凛等人,也没有半点迟疑地进入巨大洞窟里。

凛跟澄零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后,也终于到达了洞窟的尽头。

“这地方是──?”

在洞窟另一头的出口,是一座巨大的地下神社,只不过这神社周围的环境,似乎在炼魔兽的破坏下显得不堪入目,但神社主体却只有时间上的毁损,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对于神社的存在,澄零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走了进去。

“奉灵……神社?”

看着鸟居上的匾额,明白地表达这座神社的名字。

“真没想到那怪物栖息的地方竟然有这么完整的建筑物……澄零小姐?”

当身旁的凛对神社的完整度感到吃惊时,澄零却快步地走进神社后的房间。

跟着澄零的脚步,也发现到这后面的房间竟藏有大量的文书。

“这个难道是……”

澄零停在某个书柜的前面,一伸手便是取下一本名为“奉灵记事”的书本,当然一旁的凛还是无法搞清楚状况。

“澄零小姐,这本书记载了什么呢?还有这神社到底……”

“这地方是祭灵乡最初建立的神社,这书是历代的天草神主所记下的资料,我曾在神社里看过相关的纪录,但却找不到这本书,而我行动的范围也不包括地下藏书室……或许这本就是一切的根源。”

澄零翻开“奉灵记事”后,也细细地详读着这如同日记般的书籍:

奉灵仪式,最初本是藉仪式召唤出雨灵、风灵等等能对生活环境有益的灵兽,但也因为战争的开始,这样的术法渐渐被忽略了,毕竟雨灵、风灵这类的灵兽对人们并无伤害性,毫无战斗能力的灵兽在战场上根本没有用处。

然而战争也已经开始相当长久的时间,为什么祭灵乡各国的领主无法联合向外,死伤的兵士都是自己的同胞们,当这祭灵乡结束战争的那一刻,或许也就是被其他国家并吞的时候吧……

不过古人曾有云,当危机面临之时,人们必会团结,因此我也只能选择造就出祭灵乡的危机,而皇天不负苦心人,藉由大地灵气与远古魔兽残余在地层中的魂魄,在理论上应该可达到奉灵仪式的需求条件。

若可以……造就出一只强大的敌人,而这敌人又能在危机解除后成为我方的力量,那必然能助我祭灵乡一统天下。

············

当看完最初的作者记文后,两人也明白初代的天草神主召唤炼魔兽的想法,是在于希望由危机来唤起祭灵乡同胞的团结,当然历史上也证明这想法的成功,只不过被记载在史书上的初代天草神主,留下的却只是污名……

“初代的天草神主,没想到竟然背负上召唤炼魔兽乱世的罪名……”

看到这里,澄零的脸上带着对初代天草神主的同情,而两人也继续翻页,但接下来的纪录却换了第二代天草神主述写,虽然觉得奇怪也只能看下去。

············

前代神主的想法……的确是成功了,战争的结束也先暂时封印炼魔兽的行动,但有个问题却没有解决。

那就是被召唤出来的灵兽,只有过往远古魔兽的意识,根本无法藉祭灵术来操纵它,炼魔兽……再次苏醒后的它,让人们给了这样的称呼,真的是名符其实地将祭灵乡变成炼狱的恶魔。

如今,为了阻止炼魔兽,只能利用大量的灵力来抑制它的魔性,也藉由这些灵力来让炼魔兽成为能够协助我国向外战争的助力,只不过这些灵力……又该如何灌进已成形的炼魔兽身上呢?

一个巫女告诉了我:“将灵力灌入炼魔兽体内,应该就能累积在炼魔兽的体内。”

若真要提起最实际的方式,当然是让炼魔兽吃入含灵力的东西,但炼魔兽根本不吃东西,就算吞下去也只会被体内的灼焰燃烧殆尽,因此……巫女告诉了我,若将灵力以某些媒介传输给炼魔兽,应该多少能够达到效果。

这的确是个办法,但是……炼魔兽又真的会接受那样的强制传输吗?但这名巫女却又告诉我,若以自己的生命力加上灵力应该可以强迫炼魔兽接受这灵力的控制……

当然,她提了这个想法,自然也是由她自己去做。

说实话……我并不希望她死,但是现在神社内也只有她跟我的灵力足以压制炼魔兽的魔性,因为就算是要重新培育一个灵力者至少要二十年,在那之前祭灵乡的人们早已死尽。

不过……为了国家的未来,为了洗刷初代神主的污名,她的牺牲也会有意义吧,然而这绝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在将来的二十年后、四十年后……第二代、第三代以后的灵力者,也都应该为了国家而牺牲,直到炼魔兽能够接受祭灵术操控为止,希望这悲愿也能有完成的一天。

············

看着这样的记录,就能明白炼魔兽的用途,是要用于对外发动战争时的有力兵器,但却不知何时开始,仪式的内容却变化成了封印炼魔兽的暴动……

在书记之中,最后也提起这是不可以再使用的术法,毕竟光是炼魔兽就已经造成祭灵乡百年多以来的灾劫。

跶!

就在两人专注于书上的内容时,一阵脚步的踏声也让两人赶紧地走出书房。

“晓!?”

凛一见到全身是伤的晓,当然也急忙地要跑到她的身边,只不过在她起步想跑时却反而无力地跪了下来,顿时也注意到背着晓的人,正是一度狙击自己的莲。

“你是──!?”

“赤焰修罗──红莲,应该不会忘了吧?……奥菈的主人,你果然真的很没用,连治疗奥菈身上的伤都累成这样。”

“……我治疗晓?”

凛虽然不懂莲的话意,但看得出莲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于是她也赶紧再站起来并到了晓的身旁。

看着晓身上的伤似乎在些微的光晕下逐渐复元,也让凛松了口气,这时候晓也因为伤势的恢复,渐渐地张开了双眼。

“凛……真的很抱歉,害了你……身为守护你的剑,却……”

“怎么忽然道歉呢?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因为自己的没用,才会让晓一个人战斗……”

晓沉默地摇摇头,而那视线却不敢看着凛。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嘛,奥菈也真是的,这等重要的事本来就该给主人知道。”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听见莲带着嘲讽的言语,也能明白她必然知道晓道歉的原因。

“不管是力量还是伤口复原所需的能量,都是必须藉由吸取自己主人的体能与生命才有办法得到,当然……这也是你现在体力不支的原因,要不是奥菈在战斗中不断节制力量的使用,在你体力耗尽的情况下,生命力早就开始耗损了,所以只能怪你太没用了,成了她的累赘。”

莲的解说让凛脸上带着难过的表情,晓也再度地向凛道歉。

“凛……很抱歉……”

“晓……该道歉的还是我,都是因为我太没用,才害你受这么多伤,结果……我还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真的很对不起……”

凛抱住了晓,晓当然也没有因为主人的弱小而有所埋怨,回予凛的拥抱也像是在安抚着她的心……

“哼,怎感觉是令人火大的一章。”

一旁的莲此时虽然没有敌意,但不悦的心情是更加的表露在脸上,而看向巨洞的方向,三人也都听到了脚步声。

“澄零!”

当从巨洞跑来的两个人影渐渐走近神社时,随即而来的喊声也认出这两人的身份──真矢跟艾莉希雅已经追了上来,而真矢一见到澄零也毫不顾他人眼光地抱住了她。

“真矢……”

见到真矢平安无事,澄零的心情既高兴却又复杂,因为出现在这里的真矢,也当然绝不会让仪式再继续下去,对于背负着祭灵乡命运的九魅巫女使命,她内心的挣扎却是无人能理解的……

“艾莉希雅,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既然真矢殿下救出来了,那轩刃跟轩恋呢?”

见到艾莉希雅平安无事,凛也再询问着两轩的去向,而艾莉希雅便将两轩离去的事告诉了她。

“原来……他们都已经走了呀。”

“哼,在讲废话吗?那女人怎可能继续帮你们,跟这里的怪物战斗只会浪费时间又会迫害到土地的灵脉,这种蠢事只有你们会做吧。”

莲毫不客气地责备着凛,未见过炼魔兽恢复力的凛,当然也不懂她所指的意思。

“迫害土地的……灵脉?”

此时一旁的澄零也面带沉闷地开始述说自己所知道的事。

“灵兽……藉地气与灵气祭唤出它们的实体就称之为奉灵仪式,它们并不会在任何普通的攻击下消逝,因为大地的灵气就是能够治愈他们自己的能源,以炼魔兽的力量,恐怕瞬间就能吸取到大量的灵气治疗自己的伤,所以只能藉巫女牺牲后的灵力慢慢控制住它……”

“那想打败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吗?”

面对凛的疑问,澄零只能沉默地点头,但对于这样的说法真矢却无法接受。

“我……绝不会让你牺牲的,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一试!”

紧握着手里的御纹刀,真矢纵使明白这场战斗的胜算近乎于零,却依旧想与炼魔兽一战,但这时澄零却握住了他的手。

“真矢……就算真的跟炼魔兽战斗,就算真的有获胜的机会,换来的代价你想过吗?祭灵乡大地的崩坏,人民们面对荒废大地的无奈……这不是御灵城天皇应该做的事。”

“可是……”

“还记得吗?你带我走出炼魔牢第一眼看见的景色。”

虽然凛等人未曾看过澄零提起的景色,但也因为听武提起过这件事,当然就能明白那一刻对澄零来说是无可替代……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那时我就决定了,这既然是真矢将来必须管理的国家,那我更应该无悔地去付出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它……”

澄零带着温柔的笑容说出了自己的心情,那样的景色当然也浮现在真矢的脑海里,只是他的心里仍然有着挣扎……

就在无奈与哀伤的气氛环绕着奉灵神社时,莲的手中再度造出了烈焰之剑。

“──哼,正奇怪怎么没跟上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经莲这么一说,所有人也都进入了战斗的准备,而藉凛的体力恢复伤势的晓,自然也再度造出风之剑保护着凛与艾莉希雅。

阴冷的奉灵神社渐渐开始变得炎热,但却仍旧不见炼魔兽的踪影,而气氛的凝重也让所有人都不禁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状况感到担忧。

“快避开!”

晓一声提醒,所有人即刻跳离原来所站的位置,而方才凛等人所站之处竟燃起了火焰,随即由火焰造出的巨爪也因为目标们的闪避而扑了个空。

只见到巨爪却不见炼魔兽的身影,让凛也感到非常惊讶。

“……爪子!?”

“将自己的形体跟周围的灵气融合吗?看样子是被当成猎物在玩弄了……”

真矢虽然手已握着御纹刀,就算有一战的想法,面对无法挥斩的对手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取胜。

“各位,先到那里面去吧!”

眼看众人只能小心翼翼地注意周围的变化,澄零也明白就算是要牺牲,现在也不能拖着这么多人一起送命,而在她的指示下,当然凛等人也毫不犹豫地进到她所指的屋社内。

在凛一行人都到了屋社内后,外头也似乎平静许多,但凝重的气氛却感觉得到炼魔兽依旧徘徊在这个区域,只是令凛不解的是炼魔兽在这地方这么长的时间却没有破坏神社的理由。

“澄零小姐,为什么炼魔兽不会破坏神社呢?”

“那是因为这个神社散放的灵气跟他体内的灵力波长非常相似,对一只灵兽而言,就好像自己的居所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他不会攻击这些建筑物的原因,当然……不管是我还是神主大人,它也不会进行攻击,只不过我们也没有阻止它去攻击其他人的办法。”

当澄零提起天草神主时,真矢也记起天草神主早一步先进到深渊洞内,但如今却都未见到他的踪影。

“你们在见到我跟艾莉希雅之前有见到天草神主吗?”

真矢的问题只得到了所有人略带不解的表情,当然不需要回答也能知道天草神主在来到深渊洞后就失去了踪迹。

“……那个人的目的是操纵炼魔兽,现在的炼魔兽所缺的就剩下九魅澄零的灵力,既然炼魔兽不会攻击他,就代表他能够在暗处等待九魅澄零完成仪式。”

“艾莉希雅,你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

艾莉希雅突然的发言让一旁的凛吃了一惊,这时晓也想起之前在地下藏书室时的事。

“难道……那时候的“原来如此”是指这件事?”

“……在数代前的天草神主就已经改变了想法,藉炼魔兽来完成自己的野心,数百年来欺骗着御堂皇室与人民……事实上,在数次的巫女传输灵力后,炼魔兽就已经有了归属在这地方的心态,并不会想离开这里,更不会肆无忌惮的到处破坏,对于闯入的人只有将对方当成入侵自己家园的敌人罢了。”

从九魅神社得来的资料透过艾莉希雅的说明后,也能明白现今炼魔兽对国家并无直接的伤害性,但现在的他们却也陷入了另一个难题……

“那我们现在只需要离开这地方就好了吧?”

“奥菈的主人,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你不晓得进来容易出去难吗?”

在莲的回应下,凛也想起掉落深渊洞入口的高度实在难以评估,光滑的壁面也绝对没有能够歇息的地方,而这时凛对莲在深渊洞内也感到相当好奇。

“既然这样……那莲为什么会在这地方呢?”

“哼,为什么我要把目的告诉你?”

莲的险笑也让凛明白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答案,于是便回到了真正面临的问题。

“澄零小姐,你知道有哪里能够离开这里吗?”

“……很抱歉,毕竟我们九魅巫女来到这里就不可能再出去。”

在唯一有可能知道出口的澄零回应完,当然也只换来所有人一阵的落寞。

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所有人也决定暂时休息一段时间……

昏暗的深渊洞窟,就算有炼魔兽这样的危险环绕在四周,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的凛一行人,当然也抵抗不了疲累地睡着了。

“……神主大人,或许知道出口在哪里,若真是这样……神主大人应该就会在那地方。”

抱起祭魔琴的九魅澄零,用着轻轻的步伐走到了门前,而回头看向熟睡的真矢,澄零的脸上虽然充满哀伤,但内心却早已做下定决心。

“真矢……对不起。”

推开木门,澄零走到了神社前的广场,而周围一阵火焰环绕她之后,她的身影便失去了踪影……

    1. 少女小说

      雷雪悦读少女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少女小说大全,打造少女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少女小说免费阅读。看少女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神眼小说

      雷雪悦读神眼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神眼小说大全,打造神眼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神眼小说免费阅读。看神眼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医仙小说

      雷雪悦读医仙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医仙小说大全,打造医仙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医仙小说免费阅读。看医仙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逗比小说

      雷雪悦读逗比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逗比小说大全,打造逗比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逗比小说免费阅读。看逗比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书友评价

    • 像早晨一样清白
      像早晨一样清白

      作者书命写的未知世界的少女这本书的却不错,我都看完了,我7 8年的书龄,看了太多的书了 这本 非常满意 必须5星 后面的朋友逗可以看看

    • ㄣ彩虹桥下
      ㄣ彩虹桥下

      我最喜欢的仙侠奇缘文,木有之一。没办法,书命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未知世界的少女的故事戳我萌点,emmmm总之就是作者大大太厉害啦,我老喜欢这篇文啦!

    • 海是蓝
      海是蓝

      嘻嘻,未知世界的少女的文笔很好,内容也很好,挺喜欢的。

    • 月色随风
      月色随风

      未知世界的少女这本书很好,形象生动 条理清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