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遇见,再也不见
《遇见,再也不见》林诺罗程锦章节免费阅读

遇见,再也不见芸莱

主角:林诺罗程锦
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地厮守,即使错过整个世界,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我们一起走出黑暗的尽头!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09-13 09:41:5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远处的街灯灭了,天边开始泛白,远处、近处的高楼都笼罩在浓雾之中。

雾气霭霭,氤氤氲氲,街道渐渐地热闹了起来,车辆也突然增多,小商小铺打开了店门,睡了一夜的城市又苏醒了。

罗太太靠在椅背上睡着了,满脸的倦容,疲惫不堪,双手紧扣胸前。

罗浩天看着车前方刚刚苏醒的街道,一切又好像都恢复到了初始,而罗浩天的心却冷冰冰的,空落落的。

在车前方不远处看到有一个云吞面的小摊位,早早地就支好了摊位,炉火烧得甚旺,水已烧开,热气腾腾。

周围没有顾客,那个女人却煮了第一碗云吞面,手脚麻利,很快就煮好了,三下两下盛在碗里。

那个女人又抓了一把应该是葱花或香菜之类的撒在碗里,又蜻蜓点水般加了各种作料。

那个女人把云吞面端到街边上的饭桌上,她没吃,又转身回到了她的小摊上,喊了一声:“仔仔,醒醒,云吞面好了。”

没一会儿从里面钻出一个小男孩儿,六七岁模样,个子不高,他脚上的鞋张开了一个大口子,像是饿了。

那个小男孩儿边搓眼睛边走到饭桌前,端起云吞面就喝了起来,喝得很起劲,“妈妈,你今天做得云吞面真好吃!”

小男孩儿在称赞几乎每天都要吃的云吞面,男孩儿的脸上洋溢无比幸福的笑容。

对于一个孩子,幸福是多么的简单,有吃的东西,有睡觉的地方,有所爱的人,便是幸福。

那个女人憨憨地笑了。

吃过云吞面小男孩儿背上书包,坐着公交车上学去了。

罗浩天想起了罗程锦小的时候……

十五岁之前小程锦一直跟着文华妈妈生活在美国,直到程锦的爷爷病重的时候才回来,回国后罗浩天每天送他上学,接他放学。

周末罗浩天带他去游乐场,带他去马场骑马,带他去海边游泳……那是何等的快乐!

而如今呢?罗浩天连程锦在哪儿都不知道。

想着想着罗浩天不禁鼻子一酸,轻轻地扣开车门下了车。

罗浩天走到卖云吞面的小摊上,那个女人很热情,像滚开的水一样热情,“来碗云吞面吧?喝一碗,热乎乎的!”

“来两碗。”罗浩天凑近摊位看了一眼,看到里面有一个小板凳,估计那个小男孩儿是坐在上面睡觉的。

没过一会儿两碗云吞面就煮好了,那个女人一手一碗云吞面,端到了桌子上。

随手把另一个桌子上的调料盒也拿到罗浩天的面前。

罗浩天坐在桌子旁端起碗喝了起来,吃完后要了一个便当盒,把剩下的一碗打了包。

罗浩天在碗下压了张红色的钞票,站起身刚想走,犹豫了一下,他又捡起桌子上的钞票,悄悄地换了张绿色的。

罗浩天刚刚离开云吞面的小摊位。

那个女人在后面喊道:“先生,你的钱给多了!”

“给孩子买双新鞋吧!”罗浩天拎着云吞面离开了。

回到了车里,文华醒了,一脸茫然地问道:“浩天你去哪了?”

“我去吃了碗云吞面,给你也带回了一碗,你吃点吧!”罗浩天把热乎乎的云吞面递给了文华。

罗太太接过了面吃了起来,从昨晚到现在罗太太还一点东西没吃。

“程锦也不知道会不会吃东西?他昨晚睡在哪儿呢?”文华又伤心了起来,落泪。

罗太太拿起了勺子喝了口汤,全然品不出云吞面的味道。

罗太太勉强吃了半碗云吞面,把碗还有剩下的云吞面一起放在了垃圾袋里。

“文华,我不得不跟你说件事情,”罗浩天的语气很沉重,感觉事情很严重。

罗太太觉得再严重也没有程锦不见了严重,“关于程锦的吗?”文华有气无力地问。

“文华……,其实……林诺是我藏起来的!”罗浩天神情凝重,一字一字地说道。

“什么?你把林诺藏起来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罗太太一脸狐疑的表情。

“哎,有一天晚上,我在花园里无意间听到了程锦跟林诺说的对话。”罗程锦停了下来。

“他们说了什么,到底说了什么,快说呀,浩天!”罗太太心急如焚地催促道。

“你能想象得到吗?程锦和林诺小时候竟然都生活在同一家孤儿院,就是我们以前一起去过的太阳花孤儿院!”

事情虽然过去几天了,可罗浩天依旧难掩惊讶之情。

“有这么巧的事?”罗太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世上居然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发生!”罗太太更是惊讶不已。

“是的,老天就是这么安排的,我担心林诺恢复记忆之后会揭穿程锦身世的秘密,我就把林诺藏了起来。”说到这儿,罗浩天的脸上也有些许惭愧。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直藏下去吗?”罗太太问道。

“我决定了如果找到程锦,就把林诺还给他,只要家人呆在一起,即使吃一碗云吞面也会觉得很幸福。”罗程锦意味深长地说道。

“假使程锦的身份被揭穿了,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罗太太很泪眼蒙蒙地说道。

“其实幸福又是多么地简单。”罗浩天心里想着,眼前又浮现了刚才那个吃云吞面的小男孩幸福的笑脸。

“那我们去报警吧!”罗太太说道。

“好,我们报警吧,也许警察会帮咱们找到儿子。”说完罗浩天开车离开了。

在路过一段河堤路的时候,前方的车辆出现了拥堵,路面上更是人头攒动,有警察在维持秩序,罗浩天把车停下来,拉下了车窗。

“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才跳下去的,真是太可惜啊,年纪轻轻的,据说长得还蛮帅气的。”车旁一位胖墩墩的女生很惋惜地说。

“真是可怜,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听说救上来时就死了,哎!”另外一个穿着A字裙的女生边说边叹着气。

听到这儿,文华的心里咯噔一下,车前方不远处看上去人挤人,人挨人。

“看他的穿着估计家庭条件还很优越呢!”胖女孩儿啧啧地说。

“就是,单单看他手腕上那块表就价值不菲,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人都没了。”A字裙的女生边说边向人群的方向张望。

罗太太再也坐不住了,在今年程锦生日的时候,文华送给程锦一块Cartier,文华鬼使神差地扣开了车门。

罗太太脚步有些不稳,向人群踉跄地走着,嘴里喊着:“程锦,程锦……”

罗浩天也跟着下了车,快步跟在了太太的身后。

有人听到了哭声,很自觉地把路让开。

文华的哭声越来越撕心裂肺,越来越尖锐,人们为罗太太闪开了一条路。

罗太太透过让出的缝隙,看到一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躺在地上,身边积了一汪水,应该是从河里刚捞上岸不久,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文华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程锦,程锦……”

文华几乎要晕死过去。

突然有一双大手硬生生地把文华拉了起来,“文华,起来,你认错人了,快起来!”

被扶起来的文华擦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睁大了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很帅气,却不是儿子程锦,心里一阵窃喜。

文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救护车呼啸着开了过来,有几位医护人员把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抬上了车。

人群散开了,又恢复了交通。

罗浩天和文华上了车,开往警察局的方向。

在车上文华疯疯癫癫,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罗程锦从家里出来一直跑着,漫无目的地跑着,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条街,也不知道跑过多少个路口,不知道认错了多少人。

失去了林诺,罗程锦像失去了林妹妹的宝玉,突然迷失了心志。

夜幕降临,天黑了下来,天空像泼满了墨水,罗程锦融入了深色的夜,一头冲进没有路灯的巷子。

巷子漆黑漆黑的,罗程锦突然喜欢上了黑暗,喜欢迷失在漆黑的夜里。

无处安放的魂魄像孤魂野鬼在黑暗里游荡,抓狂的心像魔鬼伸出的手掌胡乱地挥舞着。

突然“梆”地一声,罗程锦结结实实地撞到了路边的一根标志杆上,颓然地跌倒在地上,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罗程锦被撞得懵里懵懂,从地上爬起来晃晃当当地继续在黑夜的街上走着。

在前方闪出了一点亮光,罗程锦闻到是酒的味道,浓浓的酒香勾引着罗程锦钻了进去,像是烟花巷里的妓女在勾引着一位流浪汉。

酒馆里灯光很昏暗,灰蒙蒙的,却也干净整洁,罗程锦是唯一的顾客。

老板站在曲尺型的柜台里,正“啪啪”地打着算盘。

柜台上放着用来温酒的酒壶,还有盏马蹄灯,如今不多见的物件。

没有顾客,没有收入,不知道他在算着哪门子的帐,看见有人进来,也没打招呼。

罗程锦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桌子上,双手心烦意乱地敲打着桌子。

“老板,来瓶红酒!”罗程锦仰起头,高声地喊了一嗓子。

“没有!”老板头也没抬,依旧细仔地打着算盘。

“老板,来一打啤酒!”罗程锦又用低沉地声音喊道。

“没有!”

真不知道这家酒馆到底有什么酒。

“老板,你有什么酒?”罗程锦的声音变得不耐烦,眼神灰暗,眉头紧锁,手里紧紧攥着空的酒杯。

“二锅头!”老板终于抬起头,好像也结好了帐,他走了过来,像个正宗的酒保,面颊赤红,像喝了一坛陈年的老酒。

“来一壶!”此时唯有酒能解他的忧愁,

不过古人云:借酒消愁愁更愁。

罗程锦坐在椅子上,看着空的酒杯发呆。

“林诺会不会像一颗慧星与自己擦肩而过,便消失在浩渺的星空?”罗程锦心里想着,像一头扎进了深潭,无力挣扎,慢慢地下沉,下沉……

眼前的美轮美奂也只不过是在窒息前的昙花一现。

老板拎上来一壶二锅头,放在了桌子上,还赠送了一盘酱香花生豆,罗程锦倒了一杯酒,洒味还很浓香。

“何以解忧愁,唯有二锅头!”罗程锦满腹愁肠地说。

罗程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从嗓子一直燃烧到胃里,浑身发热,五脏六腑都开始着起了火,燃起猛烈的火焰。

罗程锦喝着酒,吃着小盘里的几粒花生豆,像是在咸享酒馆里穿着长衫喝着酒吃着茴香豆的孔乙已。

只不过并不清楚孔乙已是否也曾为了女人饮过酒。

简陋的酒馆,昏暗的灯光,一壶烈酒,一盘花生,失魂落魄的男人,不处安放的魂魄,只能用凄凄惨惨、惨惨凄凄来形容。

罗程锦已然有了醉意,眼睛周围通红通红,眯缝着眼睛,舌头发硬,脖子开始发软。

“老板,上酒!”罗程锦含糊不清地喊道。

老板又端上来一壶烫好的二锅头。

棚顶那盏昏暗的灯已经开始飞舞起来,像只上下蹿飞的荧火虫,罗程锦伸手要去抓住它。

十点刚过,酒馆里一下子坐满了人,像是从地里突然冒出来似的,像蛰伏了十七年的蝉,突然涌出地面。

这些人都穿着同样的工作服,应该是附近哪家工厂的工人,刚加完班,他们要在这里畅饮一番,来缓解一天的疲劳和乏味。

老板开始了忙碌,给他们上菜,端酒,没有噪杂,很有秩序,好像跟老板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没有点菜,老板随意地上着,各种小菜,猪耳朵,牛舌头,鸡爪子……他们吃着,喝着,啃着,说着,笑着,过着他们有滋有味的小生活。

罗程锦看着喝着小酒、聊得热火潮天的食客们不禁心生嫉妒。

罗程锦一阵冷笑。

罗程锦站起身离开了,从口袋里抓了一把钱留在桌子上,酒壶里还剩下了半壶酒,小盘已经空了。

老板又开始“啪啪”地打着算盘,温酒的壶里正温着酒。

罗程锦趔趄地穿过漆黑的街道,渐渐有了光亮,阑珊的街灯撕裂了罗程锦的外衣,照亮了他的孤独和悲伤。

无处安放的魂魄藏了起来,藏在了罗程锦的胸口,占了林诺的位置,罗程锦捂住一直痛着的胸口,继续趔趄地走着。

走出巷口,驶过一辆出租车,罗程锦挥舞着双手,那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罗程锦走过去上了车。

罗程锦一上车司机师傅就就闻到了浓重的酒气,司机师傅问道:“老兄,去哪儿?”

司机边问边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

罗程锦低着头,像霜打了一样,感觉脖子没有力气,无法抬起头,只是嘴皮子动了一下,嘟囔了一句,“太阳花孤儿院。”

司机师傅一脚刹车停在了那,随后说道:“老兄真对不住,天太晚,不方便出城。”

司机师傅把车停在那里等着罗程锦的回应,估计眼前的司机没有胆量在黑灯瞎火的夜晚,拉着一个酒鬼出城。

罗程锦没有说话,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那我把你送到西关街,距离太阳花孤儿院最近的一站地。”司机师傅回头看了一眼罗程锦说道。

“嗯。”罗程锦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句。

司机师傅一脚油门像箭一般窜了出去,空空的街头,行人寥寥,少有车辆穿行。

约四十多分钟的车程司机师傅停下了车,冲着罗程锦喊到:“老兄,西关街到了。”

罗程锦靠在椅背上睡着了,鼻子和嘴一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司机师傅转过身来,用力敲打了几下身后铁护栏,“哐哐!哐哐!”几声,似乎要震穿耳膜。

罗程锦被吓醒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扔在了车座上,身体歪斜着下了车。

罗程锦下了车,司机师傅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也带走了一把钞票。

罗程锦辨别了一下方向,“那边是进城方向,这边是出城的方向。”罗程锦顺着笔直的大道向出城的方向走着。

走了几步罗程锦感觉脚步有些沉重,如同灌了铅,像无数的鬼魂伸出魔掌在拉扯着罗程锦的腿。

只是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索性坐在了马路牙子上,两手搭在膝盖上,头搭在两只手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在附近停了下来,下来一位陌生人,他来到罗程锦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老兄,你没事吧?”

罗程锦“嗯”了一声。

陌生人又接着说道:“我要出城,到蘑菇屯的方向,如果我们是同一个方向,可以捎你一程,不然这黑灯瞎火地,你真打不到车。”

陌生人嘴里的蘑菇屯因山形像蘑菇而得名,那里的水蜜桃非常的有名,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也是花香飘百里。

一团团,一簇簇,晶莹剔透,那时候时光会被惊艳,世界也会被惊艳到。

蜜桃成熟的时候只要一根吸管就可以吸光果肉,那种清凉、甘甜、爽口地碰撞绝非语言能够表述,蘑菇屯距离孤儿院很近,十几里的路。

罗程锦晃了几下站了起来,“好!”说着就跟着陌生人上了车。

上车之后,司机从后视镜里偷瞄了罗程锦一眼,看到后座上的年轻人面如死灰,双目紧闭。

司机犯了嘀咕: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1. 少爷小说

      雷雪悦读少爷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少爷小说大全,打造少爷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少爷小说免费阅读。看少爷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小农民小说

      雷雪悦读小农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小农民小说大全,打造小农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小农民小说免费阅读。看小农民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穿越小说

      雷雪悦读穿越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小说大全,打造穿越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1. 直播小说

      雷雪悦读直播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直播小说大全,打造直播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直播小说免费阅读。看直播小说,就上雷雪悦读。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今生的相守
      £今生的相守

      遇见,再也不见真的非常好看,作者芸莱文笔很好哦,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甜文小说哦!

    • 细嗅蔷薇
      细嗅蔷薇

      芸莱之前写过的书也看过,很精彩,果然现代言情的很对口

    • 離别煙火何以浪漫О
      離别煙火何以浪漫О

      我觉得遇见,再也不见很好看的呢,觉得很有代入感吧好像又不是,写得很真诚,就是个人不是很懂这个感情线吧,没有看完呢先来评论逛逛哈哈还是很细腻的吧,个人有个人的看法嘛但不可不说的这确实是本好书,芸莱大大加油哦(´-ω-`)

    • 树屿牧歌
      树屿牧歌

      芸莱的书必须支持,不为别的,只为它曾陪伴过我的青春。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