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棺爷叶非八爷全本大结局阅读

2020-02-14 17:35:26   编辑:白魅影
  • 棺爷

    棺爷构思不错,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惊无险。

    乔子轩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棺爷》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非八爷的书名叫《棺爷》,本小说的作者是乔子轩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干爹离奇死亡,尸体被切割成两千多块。下葬之后,八爷收我为徒!棺爷由我传承!...

《棺爷》 第十三章 安棺线 免费试读

我的心中疑惑!来到了师傅的跟前:“师傅,您说的是哪一棵啊?”

“我也不敢肯定。”师傅摇了摇头,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接着说:“既然醒了,那就去做早课!早上的时候你是已经做过了。你可不能偷懒!”

我点头,来到院子里的宽敞处。

紧接着,躬身扎马。手中,棍子轻轻的抬起。

早课是一种习惯,今天早上师弟应该是做了早课之后才去睡的。而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所以说是被推迟到了下午。但是师傅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一个时辰之后,我才有些腰酸背疼的站起身来。

“师傅已经好了!”我走上前去说道。

师傅点了点头,这一个小时之间,他将湿地所选的那根木材简单的剖析了一下。这东西是要经过精心打磨之后,送给我和师弟,当武器的。棺爷的手中必然会有一根棺棍!棺棍大多是由柳木打造,然后再刷上漆。漆的颜色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而定。

“行了,阿丁你也别跟着忙活了!跟着我上山!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小子的棺棍可要大费周章了!”说话之间,师傅站起身来拍了拍手,而后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师弟:“走吧,也跟着见识见识。长长眼界!”

我和师弟点头,一路上跟着师傅和阿丁来到了棺山之上。

我在前面引路,因为昨夜里颜色比较深,再加上有大雾,所以说我也有些记不清楚路径了!但是大致的方向却是记得,一路上不断的寻找,不断的摸索,可是奇怪的是。正如阿丁所言,那一颗刻上我名字的树,却是始终没有出现。

这让我感觉到有些慌乱,难道说昨天晚上是鬼打墙了?我的心中有些疑惑,紧接着又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已经出了柳林。

“行了,别找了。”师傅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股深思,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有些无奈的说:“你可真的是会给我找麻烦。不过这也是你的气运,看来你还是比较适合棺爷这条路的!”

说话时间,师傅手中碧绿色的棍子猛然间往地上杵了一下!

我感觉到一股罡风随之而起,向着周围不断的迸发。紧接着,在这浅浅的黄昏之中却是刮起了一阵大雾。大物在,霎那间蔓延在整个柳林之中。

我感觉到有些古怪:“对,昨天我找到那棵柳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天气!”

师傅点了点头,然后往前走了几步。

“既然选择了我徒弟,那就别再藏着噎着了,直接出来吧。”师傅的声音非常的淡定,好像是根本不在意一般。

不过过了良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传出。

师傅深吸一口气:“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将你找出来好了!”

说话之间,师傅手中的棍子猛然间抬起,我感觉到棍子上有一股淡淡的波纹在荡漾,仿佛是形成了某种特定的气场一样。看上去非常的诡异,紧接着棍子往前递出,空气都在那一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别介,这就出来了……”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间传了出来。

最后,一株柳树缓缓的从地面上冒了出来。非常的粗壮,无尽的柳条在不断蔓延飘荡!仿佛是这柳林之中最好的风景了一般。过了好长时间,才稳定在了那里。

还在那粗壮的树干上,则是静静的刻着一个‘叶’字!

“你可不能这样啊,我选的是你的徒弟,自然是要你的徒弟找到我。这才能算!”柳树竟然开口说话了,已经干枯的柳条不断的摆动,仿佛是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冬季一样。

“得了吧,我的徒弟没这么大的能耐。倒是你,恐怕也没多大的寿元了吧?当初,我来找你的时候,你可是死活都不肯跟我离开的!现在想通了?”师傅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股笑意。

“是啊,我的根已经开始腐朽了,如果再不离开这里的话,恐怕真的没有多少日子可活喽!”柳树似乎是有些哀怨一样。

而师傅顿时笑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手:“成,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阿丁,伐木!”

阿丁应声而上,手中拿着一个砍斧。

向着柳树狠狠的就砍了过去。

“哎哟喂轻点儿……”那柳树好像是能够感觉到疼痛一样大叫了一声。

师傅有些无语的耸了耸肩:“我们有一句话叫做早死早超生,一刀子下去,总比慢慢的划拉着要舒服!忍着点,马上就要结束了!”

柳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言语了。

阿丁的力气奇大,过了没多长一会儿,整株柳树就倒在了那里。

师傅叹息了一口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株老柳已经生灵,灵性不灭,则心不死!你去折下一根柳枝来,插入这附近的泥土里,若是能够长出一棵新柳,那自然是最好的!”

说话之间,师傅看向了阿丁:“将这柳树抬回家,然后找个人回来,把这根挖了。也运回家里!我有大用处!”

“是老爷!”阿丁点了点头。

而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将柳枝插入了泥土里。

说完这些之后,师傅抬起头来:“你们两个还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感觉有些惊讶。这事情不都已经结束了吗?还要去什么地方?我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师傅问着说道。

而这个时候,师弟却是开口说话了:“陈寡妇的墓!”

“可是咱们下不去呀……”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师傅。

不过看着师傅和师弟神秘兮兮的样子,我也就没有多问。跟着他们的后面,向着棺山的后山而去。棺山的后山和龙河相连,陈寡妇葬着的地方叫做龙崖,也就是棺山的后崖!

我们来到龙崖顶端的时候,已经是夜色将近了。

龙河的水咆哮向前,站在龙崖上,就能听到那滔滔的水流之声。

师傅到了这里停了下来,我和师弟站在身后。我有些不解的看了一下师弟,希望师弟能够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陈寡妇的墓,被打开过!”师弟轻声的说道。

“怎么看出来的?”我有些迷茫。陈寡妇下葬的时候我在,是在这龙崖上找了一个东西,将棺材吊了下去。在这个地方是根本看不到成寡妇的墓的。

而师弟却知道陈寡妇的墓已经被打开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抬起头来看了下师傅。希望师傅能给我解答一下!

师傅叹了一口气说:“看来,这一切果然不是偶然。陈寡妇的墓虽然是悬棺葬,但是我也留了一手。”

说话之间,师傅顺手往前一拉!一根已经断了的近乎透明的线被师傅拉在了手中。

“这个东西,叫做安棺线,是腐烂的柳根经过浣洗之后,将其中的呢绒部分编织成线,线成透明。安棺之上,则棺不动,线不断!而现在,线断了。那也就证明,陈寡妇的棺材被动过。这个地方,临着龙河,地势奇险无比,能够来到这里动陈寡妇棺材的人。我知道的也没几个!”师傅叹了一口气,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亏我原本以为,棺爷只不过是一个抬棺材。有一把力气也就差不多了。

“师傅,咱要不要下去看看……”这个时候,师弟提议着说。

师傅的眉头紧皱:“我先下去,你们两个就不要跟着下去了。若是真的有个什么危险?咱们三个估计想退都来不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