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麻衣诡师》小说 胡长寿张春燕无弹窗阅读

2021-07-22 12:49:56   编辑:小橙
  • 麻衣诡师

    说实在的我觉得麻衣诡师这本书里头人物性格刻画得更加干净淳朴,有时代感,而且故事构架和更加贴近自然,虽然有一部分小缺点,但是整体是一部被低估的作品。

    谢不凡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麻衣诡师》 小说介绍

主人公胡长寿张春燕是这本麻衣诡师小说中的人物,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谢不凡”,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麻衣诡师》推荐阅读。主要讲述的是:师傅警告我二十岁前不许擅用术法,我因为一个女生,破了禁忌,害死了师傅.........

《麻衣诡师》 第十二章 定身咒 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定身咒

我就是被这两条蛇给带进来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打量着屋子,当看到一旁的那个装着聘礼的精致盒子时,我心里不由得惊讶。

这个盒子,白天的时候我拿去处理了的,怎么有回来了?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对我这么凶嘛。”张茵委屈巴巴的看着我,泪珠打转。

“没,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反应过激。”

我说着,掏出一支烟,可就在我准备点烟的时候,张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似乎很怕火。

我点燃烟抽了一口,随着烟雾吐出来,张茵眉头皱起,说道:“我不喜欢我老公抽烟,老公,你可不可以不要抽烟嘛?”

“看来,你还真的是一个良家少女呀。”我抿嘴笑着,故作不小心,把烟头杵在了张茵的手上。

随着火星子溅出,张茵的手竟然出现了一口黑洞,他纸扎人的真面目也暴露了出来。

“哼哼,白天就已经被我识破了的,现在还玩儿这样的伎俩,不觉得没意思吗?”我看着纸扎热张茵,冷冷说道。

“你竟然早就识破了?”张茵惊讶的看着我,连忙去扑灭火星子。

然而纸扑火,能扑灭吗?

转眼间,张茵就被火星子烫开了好几个洞。

“张茵,我不管是秀琴还是那个道人派你来的,今天,你完了。”

我立即把脚下盘着的两条蛇解决掉,同时点燃打火机,直接朝张茵烧了过去。

纸扎人最见不得火,烟头的火星子就把纸扎人张茵给烫了好几个洞,此时遇见明火,张茵瞬间化成一个火人,眨眼的功夫就烧得灰飞烟灭。

“想用一个纸扎人就困住我?”

我冷笑一声,捏住一个剑诀,说道:“天为我眼,地我我脚,眼开六路,脚走八方,带我出去,救人茫茫,破!”

随着我一声冷喝,我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化。

原本通透明亮的屋子,是在一所亮着两个灯笼的坟前,我此时所在的位置,竟然是我们村子的坟场。

而那些饭菜,竟然是一些蚊虫苍蝇,蚯蚓水蛭。

特别恶心的是那些蚯蚓和水蛭,此时还在盘子里蠕动,看得人胃里翻腾,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我看着坟墓前的墓碑,爱女张茵之墓几个字让我暗暗惊讶。

张茵,她竟然死了?

坟墓和墓碑都是新的,看样子,张茵才死没有多久。

虽然她住在镇上,但我们好歹也是同村的,而且她是葬在村里的坟场,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看来,纸扎人张茵和我求婚这事儿,也不是巧合,这是有人故意撮合,想让我和张茵结成冥婚呀。

人鬼殊途,活人岂能娶死鬼为妻?

对方下手狠毒,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呢。

还好刚才我反应较快,识破了诡计,把纸扎人给烧了。

要不然,今晚不管是吃了这些蚊虫还是和纸扎人张茵行房,我都要完蛋。

我看着墓碑,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

从我出村的时候,我就着了道,对方是故意把我往坟地里引的。

这件事情,肯定和秀琴有关。

只是,秀琴是怎么做到的呢,竟然让我一点儿发觉都没有。

“张茵同学,并非我林天要辜负你,而是你我人鬼殊途,一旦结成冥婚,天理难容,不但我性命不保,你也将造五雷轰顶,灰飞烟灭。”

“还望你念在同学一场的份儿上,不要再来纠缠我,好好投胎去吧。”

我跪在坟前,拿出随身携带的钱纸烧在张茵坟前,立即离开坟场返回村子。

我刚刚走出坟场,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长寿兄弟,你跑哪去了,为什么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你知不知道,村里都乱套了,你让我出了事儿就打电话给你,可我一直打你电话,打不通呀。”

电话那头王老二十分着急,林天甚至都能够听到旁边还有一阵阵吵闹声和哭泣声。

“二哥,我这就回来。”我暗骂了一句娘,挂了电话,拔腿就往王家村跑。

我刚来头村口,就听到村里的哭声,女人的,小孩儿的,老人的都有。

看样子,事情大了。

我马不停蹄,立即进村。

然而叫刚踏过那可老槐树,我只看到头顶闪过一道黑影,随着一道寒光闪现,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直接朝我脑袋劈了过来。

还好我反应及时,就地一棍,躲开了那把菜刀。

我擦了一把汗水,只感觉脊背都凉嗖嗖的。

还好躲了过去,要不然,这一刀看在我身上,我只怕得被劈成两半儿。

“你个狗,侮辱了秀琴,你还敢回村来。”

“胡长寿,你纳命来。”

一刀没有砍中,王强红着眼,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再次朝我砍了过来。

我拔腿就往村里跑,都怕跑慢了,就被他给活活劈了。

“胡长寿,你莫跑,老子今天要砍死你。”王强一边骂,一边追。

这家伙,还真是要弄死我呀。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回头瞥了一眼,眼看只有几步王强就追上了我,我迅速掏出一张定身符,开始念咒语。

“神兵铁将急速降,千人阻拦万人挡,一张符箓定乾坤,真身不动固其身,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我顺手扔出一张符箓贴住王强。

此时,王强整个人成猛冲着手持菜刀凶神恶煞的要砍人的姿态,被定额在我面前。

他眼珠子轱辘转,愤怒的瞪着我,想要动手,但是无论他如何使劲儿,就是动不了。

“你特么就是个被**冲昏头脑的愣头青,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傻子,不分青红皂白就对老子动手。”

“你知不知道老子若是被你砍死你,你们王家村的人都得玩儿完。”

“我看你,是中了秀琴的邪,等回头再和你算账。”我打了王强一巴掌,转身跑向王屠夫的家。

可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此刻院子里的场面,让我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黑。

只见院子里面,到处都是鲜血,地上还躺着四五具尸体,每具尸体旁边,有人跪着大声哭泣,撕心裂肺。

而那些尸体,有的是被砍中了脖子,有的是被砍在胸口,还有的是被砍在腿上的大动脉。

每个人都只是挨了一刀,但是每一刀,都是致命的地方。

很显然,他们互相砍杀的时候,都是冲着弄死对方去的。

都是一个村的人,能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们大打出手,而且早不厮杀晚不厮杀,偏偏是这个时候?

看着整个嘈杂混乱院子,闻着浓重的血腥味,这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过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