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精品)薄太太她又甜又萌小说 第16章

2022-05-14 14:22:52   编辑:静雨轩

《薄太太她又甜又萌》 小说介绍

作者桑榆未晚最新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薄太太她又甜又萌》,这部《薄太太她又甜又萌》堪称作者作品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据说薄爷看上了个小媳妇儿,还是南家那个废物千金?旁人都说薄爷定是被迷了心智,这小妖精长得丑,会的倒是挺多!无数黑粉群起而攻之,誓要让薄爷看看她的真面目!什么?传闻中的钢琴家nava是南乔?什么?国际黑客组织KN的创始人也是南乔?什么?娱乐圈最神秘的经纪人还是南乔?她还是游戏天才煞?扒着扒着,黑粉他们变心了!“什么废物草包,骗谁呢?这明明就是我偶像!”众人以为这已经是最劲爆的事情,谁知更劲爆的还在后面!传闻中的夜家三少齐齐出马:“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要想活命,滚远点!”众人瑟瑟发抖:乔姐,你到底还有多少马甲,一起掉吧!...

《薄太太她又甜又萌》 第16章 免费试读

第16章

闻言,夏星兮也觉得自己想多了,放松了片刻。

调香结束,南乔将自己的香水摆到了台前。

“各位评委老师好,这是我的作品,名叫“重生”。前调是木质沉香,比较沉稳厚重,中调则是带着薰衣草和百合的香气,轻盈欢乐,就像是重生之后的喜悦一般,后调是一股淡淡的冷松香味,余韵绵长,香气弥久不散......”

她说得很仔细,每一处都贴心解释。

诸位评委闻了一下香味,眸光骤亮。

这香水......绝不是一般人就能调制出来的。

前中后调区别明显,却又能完美的融入其中,甚至还带着让人愉悦的快意。

其中一位评委抬眸:“能说说这里面的特殊香气是什么吗?”

这香水里有一股淡淡的甜味。

不浓,但无法忽视。

“是梨。”

南乔一向喜欢在自己的香水中加入水果亦或者花朵之类的东西,增添味道的同时,也带着莫名的勾人气息。

薄易也是这次的评委。

闻到这股香气,薄唇一勾,扬手打出了今天的第一个满分。

“你的香水,我很喜欢。”

“谢谢薄二少。”

二楼处,司理啧啧摇头:“薄易倒是挺会的,给了这姑娘一个满分,不知道其他评委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如实打分!”

不知道什么时候,薄擎洲站在了身后。

“薄哥,这姑娘打了你,你难道不想好好教训教训她?”

薄擎洲睨了他一眼。

厉南亭立刻闭嘴:“当我没说。”

......

评委们的分数一个一个投射在大屏幕上。

98分。

99分!

......

100分!

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南乔平均分为98.5分。

位居全场第一!

第一个满分落下,全场震惊。

众所周知,薄二少要求极其严苛。

就连夏星兮都没能拿到满分,而一个新人却拿到了!

南琪坐在位置上,小脸煞白。

这是怎么回事?

南乔居然拿到了满分?

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的夏星兮脸色一下就沉了。

一个新人拿到了薄易给的满分,她却没拿到,这就是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啊!

锐利的眸子盯着南乔,少女身形纤细,背脊挺的笔直。

她,轻敌了。

看来,今年的决赛有好戏看了。

没能拿到第一名,对于夏星兮来说,不算好消息。

但也不至于多难过。

这不过只是开始。

主持人宣布比赛结束,邀请所有人上台合照。

南乔站在最中心的位置,薄唇一勾。

“南乔,恭喜你,拿下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夏星兮主动上前,朝着她伸手。

南乔瞥了她一眼,眼神里快速闪过一丝恨意。

踩着她上位,要了她的命,居然还敢出现!

南乔克制住情绪,表面云淡风气,伸手握住了夏星兮的手:“夏小姐,承让了。”

夏星兮脸色一沉。

她压根就没让!

“来日方长,决赛加油。”

拍照结束,南乔下台。

“站住!”

南琪拦住了她的去路,一脸气不过:“南乔,你是不是作弊了?”

要不是作弊,南乔怎么可能拿到第一名?

“你脑子坏了?这么多人,我怎么作弊!”

南乔挺想撬开南琪的脑袋,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渣!

南琪咬牙:“你——”

此时,人群中掀起了一阵喧闹。

“薄爷来了!”

薄擎洲一席墨色高定西装,一双笔直的腿展露无疑,双眸犹如鹰隼一般锐利,直直的迸射出冰冷的目光。

他是身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

浑身充斥着上位者独有的霸道气息,周围的人下意识退开,想要缩小存在感。

南琪被这一记眼神镇住了,下意识后退。

“薄......薄爷......”

南乔抬眸,入目的是宛若神祗一般的男人。

是他?

南乔想起他们叫的那一声薄爷,心下一沉。

整个榕城,能担得起一声薄爷的人,只有薄氏财团的掌权人,薄擎洲。

前两次见面,都挺尴尬的。

南乔知道他不好惹,有心收敛锋芒。

之前那一巴掌,打过瘾了。

现在想想,还是挺虚的。

毕竟照她现在的实力,在薄擎洲面前,都是弟弟。

南乔跟大家一样,退后半步。

“薄爷。”

薄擎洲瞥了她一眼。

这就怕了?

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怕?

他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南琪面前。

“我听说你怀疑这场比赛有猫腻?”

“不不不......我不敢,薄爷,我只是觉得南乔在作弊而已!”

到了现在,南琪还不忘拖南乔下水。

薄擎洲蹙眉:“根据法律规定,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胡编乱造,并且散步虚假消息属于诽谤罪......”

“薄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我错了......”

南琪哪儿会想到薄擎洲会帮着南乔说话?

越听越觉得害怕,腿下一软,差点直接跪倒在地。

“我真的不敢了......我不敢了......”

薄擎洲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冷哼一声。

“以后,少说没有根据的话!”

南琪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跑出了人群。

薄擎洲转头,目光落在了南乔的身上。

带着审视的眼神落下来,南乔被他看的发毛!

看什么看?

不就是打了一巴掌,亲了一下?

有必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吗?

“薄爷,您要是没事儿,我就先走开了,很晚了——”

“我送你。”

薄擎洲打断了她的话。

南乔:......

其实大可不必。

但她知道,薄擎洲从来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那,麻烦薄爷了。”

薄擎洲转身离开。

在众人诧异的视线中,南乔跟在他身后。

体育馆外,一辆黑色迈巴赫等候多时。

薄擎洲已经上车了。

宛若一尊神坐在后座,身旁还有一个空位置。

南乔上车,正襟危坐。

“薄爷,您知道我家在哪儿吗?”

南乔试图打破沉默。

“南小姐,您放心,我知道的。”

驾驶座的祁九回复道。

不光地址知道,连祖宗十八辈都查清楚了。

南乔咬咬牙,面对这尊佛,她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车厢内维持着低压,久久不散。

窗外的风景不断闪过,最后停在了男家门口。

南乔目光一喜。

“薄爷,我到家了,谢谢您——”

她想下车。

却不想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等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