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陛下,别来无恙
陛下,别来无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阳琮东羡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陛下,别来无恙之臻

主角:阳琮东羡
她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往后退一步,隐匿到人群里,他又发话了,“以爱卿的观点来看,南北朝这一联姻,能保多久的太平无事?”身为北朝人,阳琮觉得皇帝说的这话忒不厚道了。南北朝兵力悬殊,双方联姻,一定程度上算是北朝的示弱。保多久的太平无事,完全是由上头的这位定的啊!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8-14 14:49:4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微臣有罪

殿试的时候,阳琮发现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看到金銮殿上稳坐在龙椅,凛然不可侵的皇帝的时候,她冷汗直淌,原本只想着见识一下南朝科举,一副松懒样的她,立马变成枕戈待旦的战斗状态,脑筋飞快转动,同时愈发低眉顺眼,往角落靠着,尽量避免存在感,以防被人认出,被立马叉出金銮殿,或者上头的人一声令下,将她给拖出去砍了。

只因日前,她色胆包天地将皇帝调戏了。

南帝东羡登基后,首次开科取士,南朝科举气氛正浓。阳琮初来帝都,被这氛围所感染,便兴致冲冲地去了酒肆听举子们论策。

这一去不打紧,偏偏嫌弃那些举子们掉书袋的文章,酸掉牙的诗,阳琮一个人坐在临窗的位置,拎着一壶酒,百无聊赖之时,口中的酒也不自觉地多灌了两口,优哉游哉地抬头看时,发现隔壁桌来了一个美男。

那人穿着雪缎,这般出尘的颜色,如同日照山川,清风朗月。眉目清冷,幽深的凤眸只消淡淡地看人一眼,就足以让人魂牵梦绕。饶是阳琮那时已预料到对方非富即贵的身份,却禁不住涌上来的酒意,生了……猎“艳”之心。

于是,阳琮立马不请自来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双美丽的眼,也染上了几分轻佻之色,她凑近他,慵懒道:“美人,可愿共饮一壶?”

阳琮自认为风度翩翩,正等着对方配合一番,却没想到他凤眸微睐,浑身释放出“生人勿近”的寒气,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还侧过脸对着身后存在感极低的侍卫道:“请出去。”

出师不利,阳琮还是微微一笑,正准备像话本那样自道名姓进一步洽谈之时,他的侍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左一右架着她,往外头一扔,当下就**开花颜面尽失。

被架出去时,她还嘀咕道:“南朝的美人果然都不堪调戏,可远望而不可亵玩啊。”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凉飕飕地射了过来,便恰似“栗深林兮惊层巅”。

回想起不堪往事,阳琮心里悔恨交加,只恨当时如何能够色胆包天,误将明珠当沙砾、误将皇帝当戏子啊!

“曲阳春。”那沉静如水的声音从殿上方传来,三个字被叫得宛转动人,深情饱满,意味不明,愣是将她从回忆里拉了出来,连带浑身一颤,忙低着头出列,诺诺应着:“草民在。”

如今,她女扮男装,在南朝的化名为曲阳春。

“抬起头来。”

她干脆利落地抬起头来,用饱含深情正直无比的目光看着皇帝,期待他能够选择性地失忆,或者认为她同那日在酒肆里的轻佻子弟只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然而——

殿上那人在人群里一眼就将那低眉顺眼的家伙给找了出来,他的嘴角挂着一抹笑,看着她视死如归的模样,意有所指地“赞”道:“后生可畏。”

在这金碧辉煌、重臣毕至、群贤咸集、孤立无援的金殿上,阳琮愣是装作听不懂这句话背后藏着的深沉含义,大义凛然道:“此乃陛下之功,是社稷之福。陛下英明神武,我朝万业俱兴,方有无数才俊,前仆后继,一心为国分忧解难。”

她尽量模仿着从前见过的那些臣子赞誉君王时的神情,诚恳而真挚,大有肝脑涂地之意。

事到如今,对上皇帝那双如雪后初晴,带着明净和清旷,又有些让人看不透的深邃幽远的眼睛,她居然还在感慨,皇帝陛下怎生就这般高贵不可亵玩的身份呢?真是南朝之游最不幸的事情!

皇帝看到又望着自己失神、也不知存着什么念头的阳琮,垂下了眸光,肆意地翻看着御案上堆积如山的卷子,淡淡道:“众爱卿写的文章皆很好,至于曲爱卿的……”

他顿了顿,那一瞬间,阳琮心里一激灵,将卷子里头惨不忍睹的内容回忆了一遍。

四书五经,空了大半,胡诌一通……诸如君子有三乐,赏美最可乐;窈窕君子,淑女好逑。策论走的是中规中矩、阿谀奉承的路子……因为她当初对会试根本不抱任何期望,更别提还能够在同行者之间排名较前。

阳琮屏息凝神,等待着在金銮殿上被皇帝轰出去。

“曲爱卿的,也很好。”

什么?阳琮猛然瞪大了眼睛,深感不可思议。他这句话是昧着良心的吧,她明明注意到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来着!

他抬起头,不咸不淡道:“将你所做的文章,背来听听吧。”

背文章什么的,这挺难为情的。好在她别的功夫没有,来南朝之前,先把厚脸皮自吹自擂学了一通。她做面瘫状,将所做的文章复述一遍,开头盛赞南朝的物华天宝,地广物博,其中再多拍了几次马屁,掺杂着陛下的英明神武,睿智犀利,希望挽回那几乎没有的好感度……之后不淡定地带过对北朝公主的溢美之词,推出结论:陛下和北朝公主天生一对,只有陛下这样的英主才能配美人,最后将南北朝联姻的种种好处罗列出来,再总结一句她的观点:南北朝联姻有利无弊。

讲完后她等待皇帝的定论。他许久都没说话,大殿里也鸦雀无声。她紧张个半死,最后他才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往后退一步,隐匿到人群里,他又发话了,“以爱卿的观点来看,南北朝这一联姻,能保多久的太平无事?”

身为北朝人,阳琮觉得皇帝说的这话忒不厚道了。南北朝兵力悬殊,双方联姻,一定程度上算是北朝的示弱。保多久的太平无事,完全是由上头的这位定的啊!

她就事论事地说:“陛下想保多久,就能保多久。”

“你这句话说得倒好。”皇帝笑了一下,但是笑意不达眼底,他将那份卷子放到一边,道,“只要北朝不生乱,朕是想要保几十年的太平盛世。”

此话掷地有声,带着警告的意味,阳琮登时浑身凉透,接不上话。

他绕过她,开始评点其余举子的文章,再提出一些针对性的问题。总之,他并没有再叫别人复述文章。

殿试的糟糕表现、乱七八糟的考卷、调戏皇帝的前科……劣迹斑斑让阳琮在等待的日子颇为焦躁不安。

真是出师不利!玩大了……她可不想这么快就被迫亮出身份,最后灰溜溜地跑回北朝待嫁。

便是带着这样的心情,金榜唱名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钦点为探花郎。

阳琮再度被生活的柳暗花明给惊讶到了,整个人呆了片刻,脑袋方才转过弯来。

当官!南朝的官!文官!多有文化多有素养,光宗耀祖什么的……总之是各种好。

然而,当官虽然好,但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何况此虎与她有嫌隙。若是哪天她行差步错,他便看她不顺眼,想起前尘往事,新仇旧恨一起报了。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一刀更比一刀强啊!

思来想去,阳琮再度觉得自己的脑袋被浇了盆冷水,湿漉漉的。

本着她在南朝应该没那么容易丢小命的侥幸感,她给自己在朱雀大街租的院落又续租了两年。她本想挥斥千金直接买下那房子,可惜她没带够银子,又怕因为太豪奢被皇帝盯上,就罢了。

阳琮刚找人在她租的院落的大门挂上“曲府”的匾额,就传来了令人惊悚的消息,过几天晚上有琼林宴,这代表着她要再度与皇帝陛下相见。

皇帝陛下……啊……

阳琮抱头呜咽。她觉得自己真像一只被猫盯着的老鼠,偏偏又不肯一下将她了断,就那样虎视眈眈的,动不动就来挠一挠。

琼林宴设于皇家御苑,宴请三鼎甲和二甲。在此之后,官员的任命就要下放下来了。

御苑里种满了奇花异卉,人未到,香先扑来。此时帝王尚未驾临,人三三两两地列在席位前,雕花双箸,玉壶光转,还有时令瓜果,精致糕点摆放在案上,没有人先动。除了胆战心惊的阳琮之外,其他人均一派春风得意,急着大展拳脚,恨不得以身报效国家,令她觉得格格不入。

皇帝来的时候全场一片安静,而后大伙儿跪伏在地,山呼万岁。

皇帝走到主位,站定,黑眸逡巡全场,看到阳琮抬头打量他,冷冷地朝着她看了一眼,她急忙低头看地板。

等听到他说“众卿平身”的时候,大家才次第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头群臣还有些拘谨,然而今晚,皇帝在充满威慑力之余,又带了股礼贤下士的帝王姿态,无形间拉近了距离,弄得蠢蠢欲动的进士们更加亢奋,恨不得立马报效皇帝,述宏图壮志。

他在席间并没有搭理阳琮,却将其余人等皆问候了一番,让众人如沐春风。而阳琮则如坐针毡,食之无味,好不容易撑到宴会结束,她提起精神准备打道回府之时,那上头的目光猛然转向了他,眼底仍然带着未曾散去的笑意。

阳琮心中警铃大响,果然听他高声宣布,让她留下来,说是长公主有请。

她活到现在,从来就未曾见过南朝长公主,更谈不上有什么旧交,看到别人意味深长的暧昧目光,她只能够……视死如归地留下来。

等到众人离席,四周仅留下侍卫和内侍,皇帝陛下慢悠悠地从主位上走下来,步伐非常缓慢,一下一下地敲在人的心头。

他走到阳琮面前,看着她,一双流光璀璨的凤眸微微眯着,道:“刚刚朕又接到长公主的消息,说是有事耽搁了,所以不用去了。”

阳琮看他,道:“哦。”陛下,您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只为了让我留下来兴师问罪,真的好吗?

“爱卿这是什么表情,像是有人要吃了你一样。若是长公主看到了,那可不会高兴。”他调侃道,但是眸色仍然淡淡的,一身龙袍将他本身的帝王气象展示得淋漓尽致。

“臣,觉得今晚见不到长公主,很是遗憾。”曲阳春摇摇头,叹气道。

“原来爱卿对长公主慕名久矣。若是她知道了,定然很开心。”皇帝笑道,大有只要长公主开心,便将她指婚为驸马之意。阳琮吓得魂飞魄散,须知,公主带个长字,约莫都是明日黄花之辈了,就算年轻貌美,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立马露馅了。

然而此刻,她绝对不能逆了皇帝。君不见吾皇之眼,威芒四射,吾皇之威,承受不起。阳琮假装她很单纯听不懂他的潜台词,然后目光坦诚,道:“长公主才望高雅,怀质抱真,贞静懿德,是女中豪杰,能让她高兴,实在是臣的荣幸。”

“原来爱卿并非不通点墨的。”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起,阳琮放下豪言壮语,道:“那是,否则怎么会被陛下您钦点为探花呢?”

皇帝神情微妙,显然是不适应她这样的得意洋洋。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转开话题,道:“听说爱卿在朱雀大街租了府邸?”

“是。”

“倒也好,和状元比邻相居,和长公主府也隔街相望。”

“臣,荣幸。”

这时候内侍端过一壶酒,他侧过身子,拿起白玉酒杯,姿态美好。阳琮心里又不禁想入非非:美人手执白玉杯,肤白胜玉,与其交相辉映,多么赏心悦目啊……打住打住……

皇帝慢条斯理地亲自给她斟了一杯酒,内侍就立马端着盘子,跪在她脚边,将盘子端放置头上方,等她来取。

阳琮犹豫地朝他看了一眼,他却点点头,示意她喝。

皇帝赐酒……

他不会容不下她吧!酒可是穿肠药啊,宫里头见血封喉的毒酒多得是,她哪里能将小命交待在这样微不足道的地方!起码要征战沙场马革裹尸,或者在南朝官场混个权倾朝野然后被帝王清缴的死法……才威风嘛……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好端端地说什么死不死的。总之,当下阳琮也顾不得女儿膝下有黄金,立马跪了下去,“微臣有罪!”

“爱卿何罪之有?”他带着笑意问,听在她心里,却让人觉得这是秋后算账的前奏啊。

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谦卑,越发将头埋低,一副温良无害的模样,道:“臣,才能平庸。”

他伸出手,将她虚扶起来,道:“那也是朕钦点的。”

她恰好直视他的目光,一时又低下了头,声如蚊蚋,道:“臣,臣要辞官。”

“朕是惜才之人,你既通过了殿试,名列三甲,若此刻辞官,不是显得朕容不下有才之士吗?”他语气沉重了些,“朕并非因私废公之人。”

阳琮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开诚布公同他请罪一番,免得他之后又心血来潮翻旧账的时候,皇帝漫不经心道:“爱卿不是一直想和朕共饮一杯吗?今日,朕给你这个机会。”

“陛下!臣,臣不能喝酒……”当下阳琮心一狠,牙一咬,首度抗旨不遵。

“为何?”他饶有兴趣地问。

“臣一喝酒,胆子就肥,做什么事情就由不得自己。听熟悉的朋友说,臣有回醉了酒,在路上逮着一只花猫,一直不放,抱着花猫直叫叔叔。”阳琮胡编乱造着,力图造成一种效果:你看,我是调戏了你,但醉酒之人干的事情,就不要计较了吧。

皇帝不放过她,看着她拼命解释的样子,倒觉得好笑,他道:“人家说酒后吐真言。说不准你心里就觉得你像只张牙舞爪的猫,酒后就把真性子给显露出来了。”

“……”阳琮无语凝噎,突然跪下去,抱着皇帝的大腿,干号道:“陛下,臣冤枉啊……臣有眼不识泰山,误把陛下当路人……人家说不知者无罪,陛下您雅量,肚子里能撑船,就饶了臣那次好不?臣……以后有事没事不乱喝酒成不?从此以后臣自当竭诚为君,忠君爱国,一心一意为君为国办事,半分绮念也不生!”

抱大腿这事约莫是有一定的效果的,皇帝的脸色微有缓和。阳琮心底得意:你看,拍马屁也是必要的,皇帝开头还想一脚把她踹开,还不是硬生生地忍住了!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他轻咳一声,不放过任何机会能打击到她的机会,道,“朕要是计较那事的话,你就不忠君爱国,不一心一意为国办事了?”

皇帝虽然仍然说出威胁的话,但是语气已有了松动,这让她的心情有如拨开云雾见太阳,顿时雀跃了起来。

阳琮“从善如流”地起身,已有人跪了下去为皇帝整理袍角,但她只能顶着一身灰,不敢掸,开始瞎扯起来,“臣原先是站在‘民’的角度,忠君爱国的,如今虽身为小小探花,但如果陛下不计较那事,不发落臣,臣仍然是官身,臣自当从为官的角度上,忠君爱国。”

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得到皇帝的肯定,阳琮继续瞎扯:“若陛下对臣心里仍然有芥蒂,那么臣终日处于诚惶诚恐中,那办事情的效率也就低了,就不能一心一意地办事,每天都想着什么时候乌纱帽不保,分散心神,那多不好。陛下雄才伟略,乃治世之主,臣是非常乐意为君做事的。”

“依爱卿之意,朕是不能计较了?”他听完了那些歪言乱语,道。

“陛下自然可以计较。”她眼里写满了希望他不要计较。

皇帝看她这副样子,最后还是逗弄不下去。忍俊不禁,这种不带冷意的笑,瞬间成了琼林宴的一抹艳色,刹那夺目,就像是林间清风,沁人心脾。

阳琮……低头,很想建议皇帝,臣不生绮念可以,首先您不要诱惑臣啊。她弱弱地问:“这酒,臣还要喝吗?”

“良辰美景,怎可浪费了这壶酒?”继而他冷冷地警告,“若下回再酒后无状,不管你之后官当得如何,有多少人保你,你的乌纱帽朕第一个夺,至于你的项上人头,朕也会要了的。”

皇帝这回下了狠命令,刚刚那一笑造成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彻底地转为料峭春寒。阳琮一个哆嗦,拿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抑扬顿挫道:“臣遵旨!”

喝完酒,辣得她只想张开嘴直呼气。这酒真是够烈,只是无缘多喝了……

为防色胆再大起来,她当机立断道:“臣遵圣意,饮了这杯的酒,此刻脑中已是晕乎乎,为防止御前失仪,请容臣暂且告退。”

“去吧。”他不再为难她。

阳琮如蒙大赦,刚走了几步醉步,皇帝再度将她唤了回来,将那剩余的酒赏给了她,她谢恩告退,心想着这顶头上司其实还不错。只是为何,他眼里有了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让她看着心里拔凉拔凉的……

阳琮趁着月色,回府中,路遇熟人同她打招呼,定睛一看,却是新科状元顾玠。

顾玠不仅风采斐然,夺得状元桂冠,同时也是个美男。君子端方,白衣翩翩,眉眼如画,身材颀长,劲拔如松竹,又有股世家公子的骄矜感,可谓才貌双全。

他身上带着一股酒香,嘴角噙着笑意,让阳琮再度生了调戏美男的闲情逸致,同着他聊了会儿天,竟觉得脾性也挺相合。可惜他却打上她手头的酒的主意,而且仗着身高优势夺过她的酒后,就着壶嘴喝了起来。

阳琮心疼得要命,那可是她与皇帝生死周旋得来的佳酿,顾玠尽管是个美男,也绝对不能抢走她的酬劳!

她趁着他卸了防备,将酒壶给夺了过来,藏在身后,道:“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看你的样子,也像是个爱酒之士,怎么就这样牛嚼牡丹!”

“你不懂!”他摇摇头,继续说,“这酒啊,那要喝得畅快。一口一口地喝,多小家子气啊!”

阳琮瞅了酒壶一眼,也不顾是他喝过的,示威地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他赞赏地点了头。

顾玠喝醉了酒,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满口跑马,没一会儿,就谈起了政治,其中也不乏真知灼见。

她感慨道:“为什么你醉了酒如有神助,我却是……色胆包天呢?”

他反问她:“为何北朝兵马强盛,人丁兴旺,跑马的汉子个个都威武雄壮,但是却三败于南朝人的手下?”

“为何?”阳琮兴致勃勃地想听后文,连酒壶被对方抢走了也不以为意。

“这就要因人而异了!”顾玠牛饮了一大口酒后,便继续谈论着他拿手的政治,他道,“南朝虽然说兵力不如北朝,兵马都不如北朝雄壮,但关键是谋略得当,平日里人马又精于训练。所以说同样的兵放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发挥出的效果也不同。就比如说你和我一样,醉酒后的反应自然是不同。”

顾玠发现酒喝完了,就整整衣袖,做仰天状,好似要发出什么经天纬地的言论,却是感慨道:“该睡觉了。”

阳琮默然。

半夜,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肚子隐隐作痛,跑了三五趟茅厕,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有加重的趋势,就像是吃坏了肚子。

阳琮在琼林宴上没有什么胃口,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就喝了点御赐的酒。

她心惊地想:难不成,我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

隔日,宣旨的太监看到阳琮两腿发软,两眼乌黑的样子,默然地感慨了一声,“少年,注意身体,年轻的时候别太耗费了……像咱家,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啊。”

阳琮觉得余症未消,肚子又开始闹腾了,顿时面如菜色,对公公道:“稍等……”

她蹲完茅厕浑身畅快地出来的时候,宣旨太监训练有素地在原地等着她,聊表了几句关心后,回宫便向皇帝禀明了她的情况,诸如面色如何不好云云。皇帝听罢,皱了皱眉,随即大手一挥,当即派了太医院当值的国手到了她的府邸。

胡太医一把年纪了,望闻问切后,写了药方,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模样,和蔼可亲地对阳琮道:“曲大人这是着了凉,喝了药,就好了。最近天气多变,要多注意添衣,状元郎也受了寒,卧床不起。”

“轰”的一声,阳琮的脑海炸开了花,事实果然是这么残忍!皇帝陛下居然还怀恨在心!她原本还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觉得她择了良木而栖啊,结果连顾玠也中招了!皇帝陛下果然还是不怀好意,那酒有问题!

庸医!庸医啊!她明明是吃坏了肚子,还是你们皇帝亲自赐的东西,你们居然眼睁睁地说她是受了风寒,果然是和皇帝串通好的!

她有掀桌的冲动,但还是按捺下来,挤出一副感动至极的模样,感叹皇恩之浩荡,尤其是皇帝还特别好心地命胡太医带来两个煎药的童子,替她抓药熬药,真是把人带到坑里面了还不算,还要把坑给填上,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有口说不得!

她……再三谢恩,表示她的感动。阳琮感动到想骂人啊!

但她只能继续躺在床上哼哼,等待童子煎好药。所幸胡太医也是对症下药,说是风寒,实际上开的还是治吃坏肚子的药,故而喝完苦死人的良药,没过一会儿肚子就舒坦了,浑身的力气也有了。但那两个童子却谨遵圣命,赖着不走了。理由很冠冕堂皇,大人身体不济,陛下令吾等给大人好生调养……

阳琮为此,恨不得回到当年酒肆,然后挽回在皇帝陛下心目中的形象。毕竟,伪君子、爱记仇的皇帝是绝对不能够得罪的,手段简直就是润物细无声啊!

比方说,那日宣旨的时候,给了她一个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虽然不过是芝麻大的官,然而大小是对比出来的,按例来说,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南朝人才稀缺,往上提也解释得通,但是,身为探花的她,直接越过榜眼,从正七品官被提到了从六品!官同状元啊!

这一招着实阴险,一招制胜,让阳琮被同僚们孤立起来,看向她的眼神,都充满着愤世嫉俗,简直就想把她当作朝廷的蛀虫给灭了。就连顾玠,即便眼神还是正常,但醒酒以后完全忘了醉中的友谊,当她是路人甲啊!

天知道……她什么也没干。

被皇帝默默地算计了两次,只能闷在心里,再傻也知道绝不能和皇帝唱反调,偏偏阳琮自认没治国安邦的本领,忠厚老实同她也扯不上关系,思来想去,想来思去,若要在官场上走得远,只能够紧抱着皇帝的大腿,以巴结皇帝为己任,当个人人嫉妒羡慕恨的佞臣。

确定了方向后,阳琮几乎将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来翻阅史籍,总结了古往今来的佞臣之路。

何为佞臣?佞臣是奸邪谄媚的臣子。身为佞臣,首要任务就是讨好皇帝,把皇帝伺候好了,才能够一路加官晋爵,封侯拜相。

做一名佞臣也不容易,文要见缝插针,溜须拍马,武能“彩衣娱帝”,一面化解皇帝雷霆之怒,另一面还要遭受御史弹劾,为史官和礼仪官所不耻,夹缝求生,堪称“血泪史”。

阳琮自认为从书中受益良多,看完了古往今来佞臣的“事迹”后,跃跃欲试地等待下次碰到皇帝的机会,扳回她的印象分,走向她的佞臣之路!

    1. 别来无恙小说

      最新好看的别来无恙小说

      您在找别来无恙相关的小说?雷雪悦读别来无恙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别来无恙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别来无恙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陛下小说

      陛下题材的小说推荐

      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陛下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陛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陛下小说,就上。

    1. 重生宝贝小说

      好看的免费重生宝贝小说完本推荐

      您在找重生宝贝相关的小说?雷雪悦读重生宝贝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重生宝贝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重生宝贝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豪门宠妻小说

      豪门宠妻小说排行榜

      如你喜欢豪门宠妻小说,那么请将豪门宠妻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雷雪悦读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豪门宠妻小说。

    书友评价

    • 萤火森
      萤火森

      陛下,别来无恙这本小说写的不错一环扣一环,情节高低起伏,让人回味。

    • 果色心情
      果色心情

      个人认为陛下,别来无恙这本书特别好看,思路很好,文笔也很好,强烈推荐!

    • 迷鸟归林
      迷鸟归林

      陛下,别来无恙这本书真是太棒了,喜欢女主的单纯可爱和男主的霸道,三口人在一起有种家的感觉,剧情设计也很不错,大赞。

    • NAME?
      NAME?

      陛下,别来无恙这本书看了好几遍,写得很好,很感人,剧情丰富。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