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韩芷周岂 韩芷周岂小说阅读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雨叶陌

主角:韩芷周岂
病死后的南星,成了大梁国吏部尚书的独女韩芷。重生这一世,她亲眼看着韩府因为韩长忠的愚忠惨遭屠杀,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让韩府再走上这条不归路。这一年燕王一族被杀,她救下燕王之子,为的是日后保住韩氏一族,却不想一场祸事竟就此种下。五年后,长街尽头,望着眼前冷目相对的男人,韩芷双目微红:“侯爷手握重兵,京中关外无不畏惧,你若是愿意留我父亲一命,何人敢反驳?”“韩家害燕王一族,本候为何要救你父亲?”眼见她转身离开,男人话音一转:“你若愿意退去同顾家的婚事,嫁与本候为妾,本候便留你父亲一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03 14:58: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6章

三日后,谭府梅宴

秋儿仔细替韩芷整理好衣衫,又试了试她怀中汤婆子的温度,才掀开车帘扶着她下了马车。

“往年小姐最不喜参加这等宴会,如今伤寒还未痊愈,怎么突然想起赴宴了。”

抱住怀中的汤婆子,韩芷冲谭府领路婆子点了下头,才慢吞吞回道:“在府中待得闷,想出来走走。”

此次请她来参加梅宴的是谭府的大小姐,谭北音。

谭北音她爹今年刚升为礼部尚书,韩长忠在他升迁之事上也出了力,所以纵然她跟谭北音根本不熟,如今这人见了她也是一口一个妹妹的喊着。

“我听人说,芷儿妹妹近日染了风寒,如今可好些了。”

韩芷不喜欢她说话的腔调,面上却不得不应着。

“已经好多了。”

“那样便好,我爹昨日得知你要来参加我的梅宴,特意嘱咐我好生照顾你。适才我叫人寻了几颗上好的人参,一会儿就送给芷儿妹妹带回去补身体。”

不过是感冒,哪里用得上人参。

韩芷正欲开口拒绝,边上却有其他人过来打招呼,谭北音便丢下她招呼人去了。

“这谭姑娘前一句还说要好好照顾小姐,后一句就丢下小姐跟别人打招呼去了,也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照顾。”

听着耳边秋儿的埋怨,韩芷只是淡淡一笑,正要抬步沿小径去梅园时,不想却看到了前方廊下立着的人。

越岂?他怎么在这儿。

前方越岂二人目光正好看过去,许劲川急忙低声道:

“她就是韩长忠的女儿,如今韩长忠身任吏部尚书兼敛都御史,在朝中可谓是如日中天。听说这一两年去韩家提亲的人,几乎都要将韩府的门槛给踏破了,韩长忠硬是一个都没瞧上。”

听着身后许劲川的话,越岂没来由的冷哼了一声:

“提亲的人将门槛都要踏破了?她很漂亮吗?本侯瞧着怎么丑得跟只猴子似的。”

望着某个侯爷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许劲川茫然的挠了挠头:

‘他怎么瞧着韩芷长得还挺漂亮的,莫非他的眼光出了问题?’

后院,许是平日有人精心打理,今年谭府这梅花开得那叫一个清艳绝伦。

看到这些梅花,韩芷前几日被越岂弄得一团糟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小姐,好大的一株绿锷梅。”

绿锷梅珍贵,且极难养活,更别说像眼前这个足足高两米的珍品。

韩芷虽不是很喜欢梅花,也被眼前这株绿锷梅所吸引。

这边她正沉浸于赏梅,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快看!是皇上新封的顺成侯,上次在长街上我远远瞧上一眼,便觉俊美难挡,如今走近一瞧,竟然比南平侯府的顾公子还要俊美几分。”

一群花痴无脑女人,这男人可是朵要人命的食人花,谁沾上谁倒霉!

韩芷愤愤不平的在心底骂了两句,也不转身看,就自顾自走到边上席位落了坐。

“侯爷当心脚下,此次宴会乃小女亲手所办,若有不甚得力之处,还望侯爷海涵。”

谭浩本来是要去礼部办点事,谁知走到半途听到越岂找来了,便又只得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眼下虽然跟越岂说上了话,却根本摸不透他今日为何所来,只能处处小心伺候着。

虽然这新封的侯爷在京城脚跟不算稳,可耐不住此人那铁煞手的战神称号,左右是个不能得罪的主儿。

“爹。”

这熟悉的嗓音,韩芷不解的抬头望去,果然是方才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那位谭小姐。

只不过瞧着谭小姐这新换的衣裳,以及那恨不得粘到越岂身上的眼睛,只怕是没工夫照顾她了。

“侯爷,这就是小女谭北音。”

有谭浩在前面开口,谭北音也赶忙俯低身子朝越岂行了一礼:

“北音见过侯爷。”

看到这一幕,韩芷忍不住摇了摇头,美色误人呐!这位谭小姐要倒大霉了。

虽然她前世同越岂没什么交际,但此人那冷血无情的性子可是出了名的。

据说当时有一位朝中大臣想巴结他,不惜将自己的女儿,送到顺成候府给他为妾;谁知这位性情难辨的侯爷不仅不领情,竟还叫手下直接将那女子丢去了上街。

时值寒冬,那女子衣着单薄又不堪受辱,被人接回府的第二日,便上吊自尽了。

这件事在京城引起了不少风波,也叫原本打着他主意的许多世家女子断了心思。

自此某人在铁煞手之后,又得了的第二个称号,绝命君。

想着前世自己听见的零星谣言,韩芷不禁暗打了个寒颤,还好昨夜越岂没把她丢去上街,要不然就这天气,她非得冻死不可。

另一边,谭浩也领着越岂落了坐?,这人除了方才在前院廊下看了她一眼,如今全然当她是空气,反倒是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下属,总是有一眼没一眼的朝她看过来。

最后韩芷实在是被这人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得抬眸回了他一个礼貌的浅笑。

可谁知,她这边刚一看过去,那下属竟弄了个大红脸,一时间许多人看她的目光都有些怪异。

上座,越岂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突然冷笑一声:

“谭大人,贵府这梅宴当真是有趣,竟叫本侯的副将都看得挪不开眼了。”

许劲川被他的话弄得后背一紧,赶忙收回视线。

韩芷更是被他气得暗暗磨牙,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虽说当年她救他之事确实掺杂了点水分,可她到底冒着生命危险替他引开了那两个御林军。

如今他不想报恩就算了,还故意搞这些小动作针对她,当真是一点风度也没有。

接下来的梅宴一如既往地无聊,许劲川也没敢再朝她这边看过去,韩芷耐着性子待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无趣,就推了个理由走出了宴厅。

“小姐,奴婢怎么瞧着这个顺成侯爷脾气坏得很,一点都没有京中其他侯爷的好性子。”

冬日的天空一贯的郁冷低沉,韩芷立在回廊台阶上,伸手接住天上掉落的一片雪花:

“同样是侯爷,他久经生死才得了今日的地位,京中那些一贯锦衣玉食的富贵侯爷,怎能与他比。”

“小姐一点也不生气他方才在席间故意给你难堪?”

凉风卷雪而来,韩芷下意识将小脸缩入厚实的兔绒围颈里,只露出猫一般都两只琥珀眼睛:

“生气,不过本小姐脾气好,不与他一般计较。”

越岂在廊沿站了一会儿,听着前方女子软糯糯的抱怨声,脸上瞧不出异样,沉怒几日的心情却瞬间大好。

今日他本该去京郊的竞技场,巡视京中护卫军的演练,却意外得知她会来谭府,便下意识追了过来。

这种不经思考的举动,他自己也说不出缘由,兴许是念及那日自己态度过于恶劣,到底有些愧疚。

“侯爷,曾广来信,说人找到了。”

身后,许劲川刻意压低的话语叫越岂眸光微动,几乎未做停留,他就转身往谭府正门的方向走了去。

追出来的谭浩看到这一幕,以为是自己照顾不周,惹怒了这位爷,瞬间吓得面色一白,作势就要追上前。

却被越岂带来的亲兵横剑挡住:“侯爷军中有事,谭大人就不必相送了。”

“原......原来是军中有事。”谭浩心下松了口气,“既然这般那本官就不相送了,今日有照顾不周之处,改日本官必亲自登门向侯爷致歉。”

越岂等人一走,在场众多官家小姐也没耐性,没过一会儿便各自告辞退了席,韩芷也借势出了谭府。

外面风雪渐盛,街上行人稀疏,墙角蹲着的乞丐见乞讨无望,端上破碗起身欲离开。

韩芷对这一幕没什么触动,踩着踏脚凳正准备进马车,一道温柔的嗓音却突然闯入她耳中。

“这些碎银子给你买一身御寒的冬衣,余下的就作为这段日子的伙食银钱,待来年开春找份零工,便不再过这乞求的日子。”

得了银钱的乞丐眼睛都亮了,一时间千恩万谢;男子却只是淡淡一笑,未再多言半句。

乞丐拿了钱走远,那男子也转身准备离开,却不料一转身,视线就与韩芷撞了上。

同越岂的冷傲俊美不同,眼前的男子一袭天青色绣竹长袍着身,外披黑底墨羽大氅,眼眸澈清,气度内敛。

同京中一应世家子弟很像,却又多了几分世家子弟身上没有的温润之气,直叫人看了就心生好感。

见韩芷直愣愣的望着自己,他也不恼,反而十分有礼的冲她行了一礼:

“在下南平侯府顾砚之。”

原来他就是那些官家小姐口中的顾公子。

韩芷神思稍稍回笼,忙屈身回了他一礼:“韩芷,见过顾公子。”

“眼下风雪渐大,恐一会儿街道凝冰,韩姑娘赶程回府,顾某就不多打扰了。”

说罢,他便礼数周全的往自己马车走了去。

回府路上,韩芷想着方才顾砚之的一举一动,不免有些好奇。

“秋儿,那顾砚之是南平侯的什么人,瞧着那身气度倒与京中世家子弟不同。”

秋儿一边拨动金丝笼中炭火,一边随意应道:“听说是南平候给府中世子请的礼教先生,才入京没多久;奴婢以往去上街,曾看见他同南平世子去过芳书斋。”

礼教先生?

韩芷思绪未明,座下的马车却突然急急一转。

“让开!都让开!”

怒吼声从后方传来,她不解掀帘望去,只见一身着丽色衣裙的女子,由众多御林军护着,正纵马朝她们的方向急奔而来。

事出紧急,周围家丁没反应过来,便被御林军赶着逐去了两侧。

“什么人的轿子,竟敢挡本公主的道,给本公主撞开!”

公主?

韩芷曈眸微闪,眼中厌恶一闪而过,急忙带着秋儿就从车窗跳了出去。

她这边刚跳出马车,几个开路的御林军,就骑着马将她的马车撞去了一侧。

便连前端拉车的马,也被他们吓得嘶鸣声阵阵,硬卡在车架里挣脱不了。

秋儿被这一变故吓得面色惨白,好一会儿才后怕的拉住韩芷问:

“小姐,你有伤到哪儿吗?”

望着嚣张而去的众人,韩芷面色铁青,却只能硬撑着不露怒气:“我没事,走吧,我们回府。”

夜里,韩长忠从家丁口中得知此事,险些吓得半死。

“大白天长街纵马,简直岂有此理!这些人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可看清纵马的是何人。”

几个家丁对视一眼,一个胆大的硬着头皮开口:

“小的听见那人自称......”

“自称什么?”

“自称公主。”

短短两个字,叫韩长忠脸色变了又变,好半响没说出话。

“老爷,今日若非小姐果断,在他们撞马车之前带着秋儿姑娘跳下了马车,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家丁的话叫韩长忠搭在膝盖上的手微抖,嘴上却依旧说不出半个字。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众多家丁都心生绝望之时,才听见他语调沙哑的开口:

“去厨房叫人做几个芷儿爱吃的小菜,我去秋月居看看她。”

秋月居里,韩芷正抱着汤婆子躺在贵妃榻上看话本,一旁桌上送来的晚膳丝毫未动,眼下已经全部都凉了。

秋儿拿着绒毯掀帘入内,瞧见她面色不虞,只敢小声开口:

“小姐,老爷来了。”

她这边话音刚落,韩长忠就提着食盒小心翼翼从侧门走了进来。

听见动静,韩芷从话本里抬眸瞧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见她这样,韩长忠忙讨好的将食盒里面的小菜,摆在她旁侧的小榻上:“芷儿,这些都是平日你最爱吃的小菜,快趁热尝尝。”

“爹才从宫里回来,想必还没用晚膳吧。秋儿,叫人再送一副碗筷......”

韩芷这边话还没说完,韩长忠就急忙抬手制止她:

“我回府吃了盏茶,现在还不饿;你今日从谭府回来受了惊,眼下都没吃东西,我看着你吃完,再去吃也不迟。”

见他主动提起这话茬,韩芷也就顺势收起话本问道:

“爹爹知道我今日在长街受惊一事。”

韩长忠不敢直视她目光,只低头将饭菜又摆了个样:“此事我已经从家丁口中得知了个大概。”

“那爹爹准备何时入宫找皇上替我讨回公道?”

韩长忠摆弄饭菜的手一顿,没说话。

“爹爹为何不说话?就因为今日长街纵马的人,是皇上最宠爱的晨曦公主,所以你就不愿意替我去讨回公道?”

“我......”

对上韩长忠躲闪的目光,韩芷心底一片悲凉,前世今生,她爹这愚忠畏主的性子,真是半点救都没有了。

    1. 男主小说

      男主小说推荐

      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男主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男主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男主小说,就上。

    1. 黑化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黑化小说

      黑化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黑化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黑化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黑化小说的最佳选择!

    1.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排行榜

      雷雪悦读重生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重生最新章节与重生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重生小说专题,重生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雷雪悦读。

    1. 首席夫人小说

      免费首席夫人小说推荐

      首席夫人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首席夫人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首席夫人小说推荐,雷雪悦读提供首席夫人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书友评价

    • 夜笑颜
      夜笑颜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这本小说还是可以滴,就是作者雨叶陌文笔没有那么成熟吧,有的地方有些不合理

    • 景忧枫涩帘淞幕雨
      景忧枫涩帘淞幕雨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很好看,题材新颖,剧情有点小快。

    • 飞花万盏
      飞花万盏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这本书虽然评论里说有借鉴之意,但是我觉得作者雨叶陌的文笔不错,感情描述没有尴尬部分,内容有丰富有趣,需要注意的是,内容太多要细看。

    • 花夏
      花夏

      重生后我救的男主黑化了这本书情感挺细腻的,故事情节不老套,人物也比较清晰,很不错!

    大神推荐